当前位置 : 主页>艺术>曲艺>
子弟书和老北京票房
子弟书和老北京票房
作者:
文章来源:集贤承韵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4-01-23 19:11
★★★

    票房,在老北京人的记忆里已经越来越遥远。现在的年轻人恐怕都不知道什么叫票房了。

    票房,是老北京的戏剧和曲艺的业余爱好者。凑到一块,在相对固定的地方吹拉弹唱和表演的一种组织形式。为什么叫票房呢?这得从满族八旗子弟的子弟书说起。话说清初,满族的八旗军队征战各地,远戍边关,久不归乡,军中一些有点文化的人,为排遣军旅的寂寞,便自编自唱一些小曲,表达远征劳苦和思乡之情。这些有讲唱特点的俗曲,以后形成了曲牌如《边关调》、《太平歌》、《马头调》等,在八旗军队中广泛流传。因为这些曲调始创于八旗子弟,所以被人们称为子弟书。子弟书的创作最有影响的是鹤侣,他原名叫爱新觉罗·,跟咸丰皇帝是同辈的宗室,但受宗亲的挤对,一直没走上仕途,最大的官是在八旗军中当侍卫,还是三等。他一生很不得志,忧愤之余,化名鹤侣,写出了不少反映下层八旗子弟生活,抒发个人不平境遇和苦闷心情,揭露当时社会弊端的子弟书段子。子弟书的著名书作家还有罗松窗、韩小窗等分东城调和西城调两个流派。最初的子弟书段子一般是用满语汉语混合写成,在清朝初年又叫满汉兼。体现了这种曲艺形式的民族特色。不过,子弟书的曲子已经失传。留下来的段子,有的改用京韵大鼓、单弦等曲子,有的用东北大鼓和二人转的曲子演唱。

    清初的八旗军队治军很严,会唱子弟书的人不能随便到军中演唱,可是军中官兵又喜欢听,为此清廷给那些到各地演唱子弟书的人发一张龙票,凭这龙票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演出了。不过,演出不能收取任何报酬。后来把不取报酬的业余戏曲和曲艺演员统称为票友。票友的同人演出称为票戏票场。票友唱得好,转为职业演员称之为下海。现在我们常把辞去公职、经商单干的人叫下海,这个词儿就是从这儿来的。

    把这些掌故跟您一掰扯,您八成就明白什么叫票房了。老北京人喜欢京剧和大鼓、单弦的人很多。那会儿的京剧和大鼓、单弦,如同现在的流行歌曲。喜欢听戏听大鼓的人多,当然就有喜欢唱的。爱唱的人由一两位能张罗的给聚到一块儿,就有了票房。解放前,北京的四九城票房很多,有唱京剧的,有唱大鼓单弦的,有说相声、快板、数来宝的,有说评书的等等。比较有名的戏曲票房有翠峰庵春阳友会等。曲艺票房有朝阳庵的胜国遗音等。解放后,票房渐渐少了,到了文革前,票房在京城基本上没有了。虽然一些老票友不甘寂寞,也凑到一块儿偷偷摸摸唱两嗓子,过过瘾,但是跟过去在票房演唱不是一回事儿。票房在北京人的生活中沉默了有十多年。

    钱老爷子和集贤承韵

    说起来,您也许觉得新鲜。在北京高楼大厦的环抱之中,西城区新街口附近的一条小胡同里,您还可以看到一个老票房。夜深人静,您站在胡同口,能听到从票房里传出的悠悠古韵。跟离它不远的迪厅里传来的铿锵音响的震颤相比,这古韵琴声,似乎让人感到两种不同文化的对撞,心中平添几许对故都怀念的幽情。
这个票房的名字叫集贤承韵。您能想象到吗?到现在这个票房已经在这条老胡同里存在20年了。老一代票友大多已经作古。健在的和后来的新票友,每到星期一的晚上,都来这里过排过排是玩票人的术语,就是边练边唱排练的意思。20年过去了,票房的主人钱老爷子今年已经91岁了。也许是玩票,让人活着开心,古韵琴声使人神清气爽、心态平和,老爷子九十多了,身子骨还很硬朗,脸上的精气神,看上去像是七十出头。他不但能下厨做饭,而且至今还骑车上街。每到票房过排的日子,老爷子早早儿就把屋子拾掇得干干净净,给大伙儿备好茶水。20年能守住这个票房,老爷子不知费了多少心血。

    钱老爷子大号钱亚东,祖上是镶蓝旗。解放前,钱老爷子在西四开了个书店叫亚东书局藏书处,经营旧书、字画和文房四宝。钱老爷子和著名北京琴书表演艺术家关学曾是一担挑。他的岳父赵鑫洲是京城有名的武术家,他老伴儿也会打拳,当年家里备有不少兵器。但是,钱老爷子却没有习武,偏爱曲艺。过去,旗人的家庭,总有一两个爱唱单弦大鼓的。钱老爷子的父亲就是票友,常去西直门里的一个票房去过排。钱老爷子12岁就奔票房跑。他对记者回忆说,当时老舍先生在西直门内大街办了一个儿童图书馆,一些票友利用这个图书馆过排,他在那儿还见过老舍先生,老舍先生也是属猪的,比他大一集贤承韵成立时,老舍先生的夫人胡青前来祝贺,他跟胡老还提起了这段往事。

    钱老爷子有个亲戚叫赵俊亭,是京城有名的票友。先生在20世纪二三十年代,在现在的动物园当职员,唱单弦曾经大红大紫,单弦里有快书,赵俊亭唱得非常好,独门。钱老爷子十多岁便跟赵俊亭学唱。不过,他自谦道,自己唱了几十年,也没唱出名堂来,只是一个票友。他很佩服赵俊亭的徒弟章学楷。遗憾的是赵俊亭1976年去世,活了86岁。虽然他没能给集贤承韵增色,但他的玩艺儿,由章学楷继承过来。先生是集贤承韵的创办人之一。

    由于喜欢曲艺,才当票友,由于怕曲艺失传,才搞票房。钱老爷子把晚年的余热都贡献给了集贤承韵。票房实际上就设在钱老爷子的家,他有这个条件,一套小四合院,是他的私产,北房5间,他腾出3间来,能坐二十来个票友。夏天,票友们就在院子里支张桌子唱。别看这个票房不大,来过许多名人,王光英、于是之、君秋、胡青、关学曾、王铁成等,都来集贤承韵助过兴。画家李燕和夫人孙燕华曾在这个票房,把票友们的演唱录制过专题片,片题叫《胡同古韵》。

    孙燕华不无感慨地对笔者说:这个票房该算是北京的绝唱了,一晃儿我们拍这部片子有七八年了,当时参加拍摄的老票友有一半都故去了。这些北京文化再不抢救,真有失传的可能。的确,大鼓、单弦是北京曲艺有代表性的曲种,现在喜欢它的人越来越少了。别说是业余票友了,眼下,北京的专业曲艺演员还不到100人。这么一看,集贤承韵能保留到现在,就更加变得难能可贵了。
唱了20年的老票房

    章学楷今年67岁,在旗,父亲是大学教授,本人是工程师。舅舅是吴图南,可谓出身于书香门第。他是集贤承韵的常客。先生5岁跟赵俊亭学单弦,算起来,他当了61年的票友。如今他演唱的单弦快书,令那些专业演员也感到叹服。记者在集贤承韵听过他演唱的《挑滑车》,大开门崩打粘寸断”(五种曲艺吐字方法)以及表演风度,的确不亚于专业演员。先生对记者说,年轻那会儿,有不少曲艺团想要他,可是他舍不了自己所学的专业,最终没有下海

    您别以为票房,真有房,有的票房是露天地儿。先生对记者回忆道:老北京的露天票房不少。他很小就做了朝阳庵胜国遗音票房的票友。这个票房在西直门外二里沟。当时二里沟是大车道,天长日久老走车,真成了一条,两边的土变成了很高的,朝阳庵就在边上。那是一个三间房的茶馆。茶馆是一个姓刘的开的,票房由韩四爷张罗。先生到这儿玩票时,韩四爷已有八十了,牙都没了,梳着一个小辫。茶馆的后身有个天棚,下面用碎砖头砌的桌椅。票友们就在天棚底下过排,一星期来一次。由于是露天,所以又叫雨来散,也就是说票房赶上下雨就散。到了冬天,天冷就停了。当时,钱亚东也是这个票房的票友。别瞧朝阳庵的票房如此简陋,可是当时在京城却小有名气,主要是因为赵俊亭在这儿走票。当然,那时赵先生也带着章学楷走局出堂会,所以先生得到了真传。

    先生对记者说,朝阳庵票房是1947年散的。转过年,这个票房的票友挪到后海孟先生开的孟记茶馆,北平和平解放时散的伙。解放以后,北京四九城的票房还有不少,多数是在茶馆,少数在家里开。比如崇元观(后改为赵登禹路)的庆平轩、北沟沿的古月轩、阜成门里的宝富轩、护国寺的东海轩、南城花市的三友轩、安定门外桥边的秦记,还有钟鼓楼后边的一个茶馆等,算算有二十余处。其中北城和西城的票房,先生去过几处,但他常去的是庆平轩,一直到1964年,传统的段子不能唱了,这些票房才散伙。1976年粉碎四人帮后,活着的老票友们耐不住寂寞了,互相一联系,每星期到先生家溜溜嗓子,活动活动。一来二去的凑了二十来号人,组成了一个票房。当时章先生住家在西直门里的晓安胡同,那会儿钱老爷子的私房落实了政策,房客搬走了。他张罗着要在自己的小院开票房,恰好先生搬家,一些票友便奔了老爷子那儿。票房成立了得拢儿”(即给票房起名)先生起的名叫集贤承韵。最早在集贤承韵活动的票友有十来位,现在只剩下三位了。后来又陆续来了三十几位,又有十几位故去了,由于票房历时20年了,有来的,有走的,现在每周经常活动的有20多位。他们当中有老票友,也有大学教授,有曲艺世家的后代,还有二十出头热爱曲艺的大学生,这些票友的文化层次都不低。三十出头的张卫东是北方昆曲剧院的演员,他是集贤承韵的年轻票友,钱老爷子岁数大了,他现在成了票房的张罗人。他热情很高,自费为票房办了一份《八角古讯》,刊登一些曲艺知识和鼓词。钱老爷子对记者说,现在一些老票友来得少了,主要是因为原来住家在城里,来票房很方便,现在胡同拆迁,陆续都搬到了三环以外,岁数大了,大晚上的出门不方便了。不过,那天记者在老票房采访时,仍看到坐了一屋子票友,其中有萧长华的孙媳妇胡光琛,电影《国庆十点钟》男主角的生活原型高家兰,跟老舍先生住邻居的80多岁老人于宝昆。还有那位跑前跑后的张罗人张卫东。几位老票友对记者说,他们到这儿来,一是玩票,二是想培养点年轻的票友,使曲艺能传下去。记者发现这些老票友多是60岁以上了,虽然他们腿脚还利落,也能唱几口儿,但毕竟岁数不饶人了,集贤有了承韵还得靠这些年轻的票友。可是曲艺不是一日之功,这些年轻票友一边工作或上学一边玩票,有热情,但时间和精力有限,能把老玩艺儿学到手还得下很大工夫。随着老票友的相继离去,票房这种形式和曲艺的真功,确属应及时抢救的文化。好在有这些热心玩票的年轻票友,虽然票房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但钱老爷子和章先生他们心里还有一些慰藉。

    据记者调查,这种自娱自乐形式的票房,京城还有几处,如永内大街的正阳楼饭庄、阜内大街的德顺成饭馆、明光北里居委会搞的活动站等。不过他们有的叫曲艺沙龙,有的叫活动中心,真正叫票房的很少。由于受到活动条件的限制和危房改造的扩展,玩票人的陆续搬迁和不断更换,有些票房形式的活动场所维持不了几个月就散伙了。像集贤承韵老票房这样能坚持20年并有所发展的,确属京城独一处。但愿随着京城百姓业余文化生活的不断丰富,老票房能再多几个,让那些业余票友们有找乐儿的地方。




  • 上一篇:杂志下载 - 八角鼓讯

  • 下一篇:满族音乐的历史渊源及其发展
  • 【字体: 】【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治疗癫痫痛风定片官方脱发治疗湿疹痛风病人的饮食癫痫症状白发痛风的症状及治疗方法痛风十八味痛风不能吃什么牛皮癣症状治闲灵价格脱发的治疗药治疗痛风的偏方痛风十八味治疗痛风如何治疗湿疹中药治疗痛风湿疹防治手册牛皮癣的症状以及治疗癫痫药牛皮癣的治疗方法痛风症状精乌片痛风定片治疗痛风癫痫的各种症状癫痫治疗药如何治疗痛风治疗湿疹的药品治疗痛风的方法五花茶颗粒中药治疗脱发痛风的治疗手册牛皮癣的各种症状癫痫如何治疗痛风吃什么好治疗湿疹的最好方法脱发怎么办治疗白发脱发的症状以及治疗方法精乌片治疗脱发五花茶颗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