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历史>清代>
太后下嫁考实
太后下嫁考实
作者:
文章来源:《清初三大疑案考实》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4-02-20 08:41
★★★

    清世虽不敢言朝廷讳言之事,然谓清世祖之太后下嫁摄政王,则无南北,无老幼,无男妇,凡爱述故老传说者,无不能言之。求其明文则无有也。清末禁书渐流行,有张煌言《苍水诗集》出版,中有句云:春官昨进新仪注,大礼恭逢太后婚。此则言之凿凿矣。然远道之传闻,邻敌之口语,未敢据此孤证为论定也。改革以后,教育部首先发旧礼部所积历科殿试策,于抬写皇上处,加抬写摄政王,而摄政王之上,或冠以皇叔父字,或冠以皇父\'\'字,亦不一律,一时轰然,以为皇父\'\'之称,必是妻世祖之母,而后尊之为父也。然当时既不一律称为皇父,则视之与皇叔父等。初人关,摄政王只称叔父摄政王。后以赵开心言,叔父乃家属所称,若臣民共称,当作皇叔父。诏从之。嗣称皇父,先发见者为殿试策,后大库红本皆出人间。顷治四年以后,内外奏疏中亦多称皇父。父之为称,古有尚父、仲父,皆君之所以尊臣,仍不能指为太后下嫁之确据。

    若以皇父之称为下嫁之一证,则既令天下易尊称,必非有所顾忌不欲人知之事。诚应如苍水诗,春官进大礼仪注,甚且有覃恩肆赦,以志庆幸,使皇帝由无父而有父,岂不更较大婚及诞生皇子等庆典为郑重乎?故必觅得当时公平之记载,不参谤毁之成见者,乃可为据。苍水自必有成见。且诗之为物,尤可以兴致挥洒,不负传信之责,与吾辈今日之考订清史不同。今日若不得确据,虽别有私家记述,言与苍水合,犹当辨其有无谤书性质,而后定其去取。况并无一字可据,仅凭口耳相传,直至改革以后,随排满之思潮以俱出者,岂可阑人补史之文耶?

    蒋氏《东华录》所据之旧实录,所载摄政王事实,为王录所无者极多。皇父之来历,蒋录有之。清主中原,用郊祀大礼,以效汉法,乃始于顺治五年。此两实录所录同也。是年冬至郊天,奉太祖配,追崇四庙加尊号,覃恩大赦,即加皇叔摄政王为皇父摄政王。凡进呈本章旨意,俱书皇父摄政王,盖为覃恩事项之首,由报功而来,非由渎伦而来,实符古人尚父、仲父之意。张苍水身在敌国,想因此传闻,兼挟仇意,乃作太后大婚之诗。所起人疑者,尤在清世屡改实录。王氏《东华录》于/顷治五年冬至郊天恩诏则云:叔父摄政王治安天下,有大勋劳,.宜增加殊礼,以崇功德。及妃世子应得封号,部院诸大臣集议具奏。以下不载议奏结果。盖王录详其改称之前,蒋录但举其改称之事,其实一事,而王录则讳言皇父属实,想系后改实录如此。王录所讳,不但皇父之称,凡摄政王之所享隆礼,皆为所削。如初薨之日,尊为懋德修道广业定功安民立政诚敬义皇帝,庙号成宗。八年正月,以追尊摄政睿亲王为成宗义皇帝,妃为义皇后,拊太庙。礼成,覃恩赦天下并载诏文。凡此皆为王录所无。则知后改实录,乃本其追夺以后之所存者存之,亦非专为皇父字而讳也。又蒋录于议摄政王罪状之文,有王录所无之语云:自称皇父摄政王,又亲到皇宫内院。又云:凡批票本章,概用皇父摄政王之旨,不用皇上之旨,又悖理人生母于太庙。其末又云:罢追封,撤庙享,停其恩赦。此为后实录削除隆礼不见字样之一贯方法。但亲到皇宫内院一句最可疑。然虽可疑,只可疑其曾渎乱宫廷,决非如世传之太后大婚,且有大婚典礼之文布告天下等说也。夫渎乱之事,何必即为太后事?虽有可疑,亦未便泰甚其恶。

    全国口传,惟曰太后下嫁,而文人学士则又多所牵涉,谓太后大婚典礼,当时由礼部撰定,礼部尚书为钱谦益,上表领衔,故高宗见而恨之,深斥谦益。至沈德潜选谦益诗冠《别裁集》之首,亦遭毁禁,而德潜以此得罪于身后。此说也,仍由苍水诗中春官进仪注而来,联想至钱谦益以实之。今考钱谦益之为礼部尚书,乃明弘光朝事。清初部院长官不用汉人,至顺治五年七月,乃设部院长官汉缺,其领衔尚不得由汉尚书。《世祖纪》五年秋七月丁丑,初设六部汉尚书都察院左都御史,以陈名夏、谢启光、李若琳、刘馀祜、党崇雅、金之俊为六部尚书,徐起元为左都御史。而谦益之人清受官,据《贰臣传》,顺治二年五月,豫亲王多铎定江南,谦益迎降,寻至京候用。三年正月,命以礼部侍郎管秘书院事,充修《明史》副总裁。六月,以疾乞假,得旨,驰驿回籍,令巡抚、巡按视其疾痊具奏。谦益之入朝仅此。

    《东华录》顺治三年正月甲戌,以故明礼部尚书钱谦益仍以原官管秘书院学士事;礼部尚书王铎仍以原官管宏文院学士事。此文与《贰臣传》不合。今北京大学有《世祖实录》底本,则曰顺治三年二月初五日壬午,礼部尚书王铎、礼部右侍郎钱谦益,随豫亲王赴京,除受今职,各上表谢恩,则又与《贰臣传》合。不知《东华录》所据之实录本何以两歧。然即使《东华录》为可信,其以某官管某职,原无此官而但有其职,荣以虚衔而已。在三年固未有汉礼部尚书,至五年有是官时,谦益去国久矣。

    因《东华录》与旧实录及《贰臣传》,载钱谦益人清之官不符。再考之贰臣《王铎传》:明崇祯十七年三月,擢礼部尚书,未赴,流贼李白成陷京师,明福王朱由崧立于江宁,铎与詹事姜日广并授东阁大学士,道远未至。大学士马士英人辅政,出史可法督师扬州,嗾其党朱统镤劾日广去之。铎至,遂为次辅……本朝顺治二年五月,豫亲王多铎克扬州,将渡江,明福王走芜湖,留铎守江宁,同礼部尚书钱谦益等文武数百员出城迎豫亲王,奉表投降,寻至京候用。三年正月,命以礼部尚书管宏文院学士,充《明史》副总裁。六月,赐朝服。四年,充殿试读卷官。六年正月,授礼部左侍郎,充《太宗文皇帝实录》副总裁。十月,遇恩诏,加太子太保。八年,晋少保……九年三月,授铎礼部尚书,而铎先以二月间祭告西岳江渎事竣,乞假归里,卒于家。事闻,赠太保,赐祭葬如例,谥文安。夫铎之人清,其原官为东阁大学士,非礼部尚书矣。如曰原官与谦益同为礼部尚书,此与事实不合。铎以次辅人清,而用礼部尚书管学士,已降其官,谦益以礼部尚书人清,自应亦降一官而得侍郎为衔名。此可证《东华录》之未合者也。谦益未久留而去,后无历官可验。铎则名为礼部尚书,阅三年乃实授侍郎。再阅三年馀,共历六年馀。则初到时之受官,可见绝非实官。况尚书汉缺未设,谦益能以礼部领衔奏事,其为虚诬,不待辨矣。谦益诗文多触忌讳,乾隆时方大兴文字之狱,禁毁何足为怪?顺治初年之礼部尚书为郎球,太宗时谓之礼部承政,人关后改名,由元年直任至十年五月乃免,具有院部大臣年表,与谦益无涉。

    世祖时之尊为皇太后者有二后:太宗元后孝端,太宗庄妃以生世祖而尊为后曰孝庄。孝端崩于顺治六年,年五十一,摄政王薨于顺治七年,年三十九。孝庄后崩于康熙二十六年,年七十五。计其年,孝端长于摄政王十三岁。顺治五年间,摄政王称皇父时,孝端已五十岁矣。孝庄则少于摄政王者两岁。以可以下嫁论,当属孝庄。孝庄崩后,不合葬昭陵,别营陵于关内,不得葬奉天,是为昭西陵。世以此指为因下嫁之故,不自安于太宗陵地,乃别葬也。《孝庄后传》:后自于大渐之日,命圣祖以太宗奉安久,不可为我轻动。况心恋汝父子,当于孝陵近地安厝。此说姑作为官文书藻饰之辞,不足恃以折服横议。但太宗昭陵,已有孝端合葬;第二后之不合葬者,累代有之。世祖元后废,不必言;继后亦不合葬。先合葬者乃董鄂氏端敬后,后合葬者乃圣祖生母由妃尊为后之孝康后。继后孝惠后别葬,谓之孝东陵。世宗亦惟一后合葬。高宗生母尊为孝圣后者,崩于乾隆四十二年,高宗亦不为合葬,别起泰东陵。仁宗第二后孝和后,又别起昌西陵,不合葬。宣宗则第四后孝静后,别起慕东陵。文宗则第一后未即位以前崩之孝德后合葬。第二后孝贞后,即同治初垂帘之慈安太后,则别起定东陵;穆宗生母由贵妃尊为后之孝钦后,又并葬定东陵,皆不合葬。凡此皆以意择定,何独强孝庄不能以遗言自指葬所?此昭西陵虽清代无他例可授,亦不能定为下嫁之证。况列帝之后皆有此例乎?

    由是则太后下嫁之证无有,而旧时所以附会其下嫁者,皆可得其不实之反证。以此欲作一考以辨其讹,然卒未有不下嫁之坚证。迟之又久,乃始得读《朝鲜李朝实录》。私念清初果以太后下嫁之故,遵摄政王为皇父,必有颁诏告谕之文。在国内或为后世列帝所隐灭,朝鲜乃属国,朝贡庆贺之使,岁必数来,颁诏之使,终朝亦无一次不与国内降敕时同遣。不得于中国官书者,必得于彼之实录中。著意缙检,设使无此诏,当可信为无此事。既遍检顺治初年《李朝实录》,固无清太后下嫁之诏,而更有确证其无此事者。急录之以为定断,世间浮言可息矣。

    《朝鲜仁祖李倧实录》:二十七年己丑,即清世祖顺治六年,二月壬寅,上曰:清国咨文中,有\'皇父摄政王\'之语,此何举措?金自点曰:臣问于来使,则答曰:今则去叔字。朝贺之事,与皇帝一体云。郑太和曰:敕中虽无此语,似是已为太上矣。上曰:然则二帝矣。以此知朝鲜并无太后下嫁之说。使臣向朝鲜说明皇父字义,亦无太后下嫁之言。是当时无是事也。当时无之而二百数十年尚传其说,此有数故。清初人民皆不餍夷族入主,先有视为无礼教之成见。会摄政王逼肃亲王豪格死于狱而取其福晋,此为当时议摄政王罪状,所明载奏疏及谕旨者,自是事实。肃亲王为太宗长子,世祖亲兄,此而可以无礼,则去无礼于太后者几希。天下哗传,明遗老由此而人诗,国人转辗而据以腾谤。后人好奇,平正之论或久而不谈,新奇神秘不敢公然称道者,反传述之不已,无从辨正。有加辨者,亦以为媚兹一人不足息好奇之念。今以异代订定史事虚实,则不能不有考实之文耳。


    附录一胡适之君来书

    心史先生:

    《太后下嫁考实》大稿送还,承赐先读为快,感谢感谢。今早别后车中读此文,至佩先生不轻置信之精神。惟读后终不免一个感想,即是终未能完全解释皇父之称之理由。《朝鲜实录》所记,但云臣问于来使,来使当然不能不作模棱之语,所云今则去叔字,似亦是所答非所问。单凭此一条问答,似仍未能完全证明无下嫁之事,只能证明在诏敕官与使节辞令中无太后下嫁之文而已。鄙意决非轻信传说,终嫌皇父之称似不能视为与尚父、仲父一例。下嫁之传说已无证据可凭,而皇父之称自是史实。后之史家于此事只能说据殿试策与红本及《朝鲜实录》,摄政王确改称皇父,而民间有太后下嫁之传说,但无从证实了。鄙见如此,乞先生恕其妄说。

    胡适敬上
    廿三,六,廿六


    附录二答胡适之君书

    适之先生:

    朝鲜之问皇父来由,实录载在顺治六年二月壬寅。金自点所答曾问使臣,其问使臣必非当日之事,或在其前有若干时日矣。今姑作为问在是年是日,则壬寅乃十三日,当是时摄政王方全掌国事,如以太后嫁彼为伦理上之污点而讳之,则必不以皇父之称诏示天下。至势力名分之不应亵渎太后,当时本非摄政王所虑也。既以皇父之称诏天下,如果因得婚太后之故以自尊异,则必以太后下嫁明告天下,而后知有其实故据其名。因其公然称皇父,必不讳太后下嫁。惟其无下嫁之事,则坦然称皇父以仲父、尚父自居,则亦无嫌,故有皇父之称。即事实只有两途:一则太后实行下嫁,一则非但不下嫁,并无不可告人之暖昧情事。若云下敕,而在中国则后来讳之,朝鲜或实录失载,但其君臣有此讨论,则敕书可决其无有。使臣知为国讳,必有摄政王死后,朝局将翻之日。摄政王之死在七年十二月初九日戊子,其时世祖之举哀行礼固未尝不用帝崩之仪注也。是月二十五日甲辰,尊故摄政王为懋德道道广业定功安民立政诚敬义皇帝,庙号成宗。八年正月十九日丁卯,成宗义皇帝拊太庙。二月十五日癸巳,苏克萨哈、詹岱、穆济伦首告故摄政王多尔衮逆节。二十一日己亥,暴多尔衮罪于中外,削其尊号及母妻追封,撤庙享。故朝事之反覆,始于八年二月十五,即云摄政死而朝局必翻,使臣有先见,亦当讳于七年十二月初九以后。若在两年以前,国有大庆,太后大婚,使臣方负宣扬之责。若以为可讳,即清廷何必用公文称皇父?夫以国无明文之暧昧,吾辈今日固无从曲为辩证。但中苒之言本所不道,辨者为多事,传者亦太不阙疑。此为别一事,不人鄙作考实之内。惟因摄政王既来婚于太后,·设有暖昧,必不称皇父以自暴其恶。故知公然称皇父,既未下嫁,即亦并无暖昧也。复请再鉴,并示当否。

    弟森拜上
    廿八




  • 上一篇:关于铁帽子王

  • 下一篇:清代民族政策的微观研究
  • 【字体: 】【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被遗忘“光荣革命”——评《立宪时刻
    岫岩八旗的记忆-清中后期本八旗学堂
    康熙皇帝:不修长城修“关系”
    治疗癫痫痛风定片官方脱发治疗湿疹痛风病人的饮食癫痫症状白发痛风的症状及治疗方法痛风十八味痛风不能吃什么牛皮癣症状治闲灵价格脱发的治疗药治疗痛风的偏方痛风十八味治疗痛风如何治疗湿疹中药治疗痛风湿疹防治手册牛皮癣的症状以及治疗癫痫药牛皮癣的治疗方法痛风症状精乌片痛风定片治疗痛风癫痫的各种症状癫痫治疗药如何治疗痛风治疗湿疹的药品治疗痛风的方法五花茶颗粒中药治疗脱发痛风的治疗手册牛皮癣的各种症状癫痫如何治疗痛风吃什么好治疗湿疹的最好方法脱发怎么办治疗白发脱发的症状以及治疗方法精乌片治疗脱发五花茶颗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