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民俗>风俗>
Falcon 猎鹰
Falcon 猎鹰
作者:
文章来源:华夏人文地理2004年三月号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4-03-30 08:17
★★★

    吉林省永吉县土城子乡的打鱼楼,当地人称之为鹰屯。满族民谚说:“二八月,过黄鹰”,每年秋末冬初,生活在俄罗斯堪察加半岛上的鹰便飞到我国东北过冬。满族的先民是一个渔猎的民族,他们上源于北京的冰天雪地,也留下了一个“养鹰”的古老习俗。


拉鹰
    在古代还有个名目:请鹰。
    拉鹰前,猎人要祭鹰神格格。先在山坡向阳处,用三块片石搭一个山神庙,它象征鹰神在九层天上的金楼神堂,还有的在庙顶放三块山石,象征鹰神居住的神山。猎人插草为香,摆上供品,然后以三杯家酿的米酒祭祀。边叩拜边口诵祭词:
    你哪州生,哪州长,哪个高山是你家乡?
    今天朋友把你请,请到我家有用场。
    一天供你三两肉,晚上陪伴守夜郎。
    祭罢鹰神,猎人在事先踩好的鹰场子张好鹰网,拴上用来当诱饵的鸽子等鸟类。鹰网一般长9尺,宽3尺,用绿色丝线织成,与周围的草木混杂在一起,很难被猛禽发现。然后,猎人躲进用树枝伪装的鹰窝棚里,静候鹰的来临。
    鹰隼俯冲的速度疾如闪电。苍鹰下来时发出嗖嗖的尖哨声;隼下来时风呜呜啸叫;大雕下来咕咚一声,震得地面微微颤动;惟独老花豹下来没动静。这时候,要看饵鸽一眨眼,一歪脖儿,就赶紧拉网。鸽子在鹰隼的攻击下常表现出几种典型的行为:一是拍打翅膀,二是败道(闪身躲避),三是蹿高。鹰把式只需在饵鸽拔脖观望之后,死盯住它的下一个动作即可,只要饵鸽一动,就立马拽手纲,准能扣住鹰。
    但是赵明则却失手了一次。
    那次,赵明则上山拉了两架鹰,一只是当年的小鹰,当地人称“秋黄鹰”,这个名称是从鹰的毛色和眼睛的色彩变化而来。一岁鹰腹面羽色呈淡麻黄顺水花纹,后背与翅翼覆羽深棕和浅褐相间,眼睛柠黄。它初学“狩猎”,缺乏经验,性子憨直,用东北话说,就是有点“虎”。这种鹰冲势迅猛,往往不顾死活,极少使用计谋。鹰把式都喜欢拉一岁的鹰,因为它驯起来较顺手,驯20天左右即可上山打猎。
    另一只是个3岁的雌鹰,当地人叫它“三年龙”。鹰长到这岁口,胸腹上长出鱼鳞斑纹,背部全黑,眼睛呈深红色,一副桀骜不驯的模样。三年龙野性十足,极难调教,动不动就抓伤主人并随时伺机脱逃。所以称它为”龙”,是指鹰爪说的,3岁鹰爪似虬龙之爪,上面覆盖铁皮般的鳞片,爪尖状若钢钩,利如刀锋。这种鹰一旦驯成,即可成为鹰中悍将,能猎击天鹅和狐狸,甚至还敢与狼周旋。明则自知驯服不了它,只好将它放飞。
    还有一种两年生的鹰口叫“泼黄”。此鹰胸花呈横向水波纹,背棕黑,眼睛橙红,调教起来颇费精力,但一旦驯成,便是个十拿九稳的杀手。
    鹰场子是明则多年前踩好的,是张网捕鹰的好场所。它方圆两丈,处于窝风向阳的山顶凹处,地势平整,视野开阔,四周没有高大的树木遮挡,高高掠过天际的鹰隼极易发现场子中间的饵鸽。场地周围还长了些低矮稠密的灌木丛,与明则搭的鹰窝棚浑然一体。
    蹲鹰是个苦差事,时值深秋,冷气侵人,还要整天蹲守在窝棚里。这种窝棚一半是半地穴式掩体,另一半是用柴草搭成的人字形马架,十分低矮简陋,而且吃喝拉撒都得蹲在窝棚里进行。
    这一天是赵明则上山的第5天,干粮咸菜全吃光了,酒也喝没了,黄昏将至,他起身收拾窝棚里的杂
物,准备收网下山。
    了望口开在窝棚侧面,正对鹰场。收拾完物品他冷丁一抬头----
    嗯饵鸽的脖儿细了,抻得像根棍似的往天边张望。
    这是鸽子发现天敌引颈观望的典型姿态。猎鹰的视网膜由80万个视锥细胞组成,视力超过人眼的8倍
以上。然而,鸽眼拥有100万视锥细胞,堪称神目,它的眼睛长在头的两侧,视野宽达360度,只有脑后的24度角是重叠的,这亦胜于鹰(因为鹰眼眶上长有突出的眉骨,在密林中穿行时起保护作用)。所以,鸽子能在人眼所不及的远距离及时发现远处的鹰影,并能辨识出对方是吃腐肉的兀鹫还是猎杀活物的猎鹰。
    鸽子是鹰把式的消息树,他可以根据它的姿态动作判断来鹰的远近。再者,猛禽的攻击速度奇快,当鹰俯冲下来时,埋伏在窝棚里的人根本看不见,只能盯紧饵鸽,根据它的表现,相机拉拽网纲。
        拉鹰时,鹰把式们都爱用被鹰“骑”过的饵鸽。这个“骑”过指的是有过成功引诱天敌入网的经历。
它知道往哪儿躲能活命,哪儿能让强敌身陷罗网。
    鸽子极聪明,被鹰“骑”过一次便深谙诱敌之道。
    鹰网分慢网、快网和自动网3种。快网爱落空,自动网易伤饵鸽,鹰把式们一般都爱用慢网。这样一来,被骑过的饵鸽更值得主人依赖。
    鸽子的表现极其不安。它一会儿把脖子抻得像根细棍,一会儿又缩脖入腔,趴伏不动。这一切说明,
这只被鹰多次骑过的老饵鸽被吓破胆了。
    明则感到,来者相当可怕具有强大威力。他趴在了望口向上望去,惊得差点喊出声来——
    我的妈呀,这是鹰吗?!
    一片洁白如花瓣般的鹰影,从紫霞中悠荡而下,在落地前扬翅乍尾,打个旋闪,在空气中搅出一个漩
涡,然后飘然敛翼,落在场子边上。
    它没有展示猎击时的剽悍与劲猛,而是宛若表演一般,轻盈若仙,落姿翩翩。
    这回明则看清楚了,这是鹰。是一只通体雪白如银、爪似碧玉的奇鹰!
    它仪态从容地立于荒草枯叶间,周身被夕照勾勒出金色轮廓,体形比常见的鹰大一倍,但它线条流畅矫健,该精妙处精妙,该简洁处简洁,真是烈风与酷寒雕刻的杰作。顾盼间,它姿态庄重高贵,凛凛生威,隐隐透出王者风范。然而,最惊人的还是它的颜色,浑身上下白得耀眼,犹如一座晶澈洁白的冰雪透雕。在它身上,仿佛集聚了天地间所有白色生灵的精华,令明则生平所见鹰隼全都黯然失色。
    明则直看得两眼发呆,他被这绝美的自然造物彻底镇住了。
    稍顷,他从惊呆的状态中猛醒,目测了一下白鹰与围网的距离。唉,它恰巧落在场子边上。拉网吧,扣不着它。不拉吧,这鹰太稀罕啦。
    他伸出颤抖的手,抓起鹰拐子(控制饵鸽的木棍,状如拐杖),把浑身战抖的饵鸽逗得直扑棱,想把白鹰引诱进场。
    那鹰斜睨饵鸽一眼。这时,他看清了它的眼睛。那眼睛橙黄中折射出夕阳的暗紫晖光,显得冷峻严酷,透出一股孤绝肃杀之气。
    它丝毫不为鸽子的躁跳所动。明则太想得到它了,不知怎么就稀里胡涂地拽了一下网纲,围网刷地一声翻身扣了下去——鹰轻轻一纵,振翅飞升,像一朵白云扶摇直上……
    明则回家跟老人一学,他大爷直拍大腿,“哎呀,那是白玉爪哇!那可是古时候专给皇帝玩的东西。咱平头小百姓哪有福气逮着它呀?那鹰下地能抓狐狸、野鹿,上天能抓天鹅……”
    从此,白玉爪成了明则心中的梦想,他对我说:“那是天物哇,哪像那些不上讲究的鹰,跟它一比,
它们全都是菜货。”
    对我来说,明则讲的那只白玉爪一直是个难解的谜团,它到底是什么种类的鹰?现在还有存活的种群吗?
        白玉爪是海东青族之极品,清康熙年间学者杨宾写的《柳边纪略》载:“海东青者,鹰品之最贵者也,纯白为上,白而杂它毛者次之,灰色者又次之……请鹰后得海东青,满汉人不敢畜,必进梅勒章京;若色纯白,梅勒章京亦不敢畜,必送内务府矣。”
    古代女真人狩猎以鹰犬为伴,他们把猎鹰叫做“海东青”,这名称的由来是:从鲸海(日本海)东边飞来的青色之鹰。
    我一直没弄清海东青是属于哪一种鹰,有的学者认为是矛隼或游隼或草原隼,也有人认为是苍鹰或鸡鹰或白尾海雕,我总觉得这是女真人对可以用来进行鹰猎的猎鹰的一个统称,并根据其不同的体形和颜色起了不同的很形象的名字,如十三黄是因其长了十三根尾羽(别的鹰都是十二根)而得名。上述的鹰种均是最好的空中游猎者,它们俯冲时,时速可达300公里。这样的高速加上利爪的打击,对猎物是致命的。有人曾看见游隼一掌猛击在苍鹭的背上,打出了一个鸡蛋大的洞,真可称得上是空中霹雳。
    海东青是候鸟,有人看见它筑巢于俄罗斯堪察加半岛的千仞绝壁上,每年秋天飞越日本海来我国的东
北越冬,春天回老家繁殖后代。所以民间有“二八月过黄鹰”的说法。
    日语中直到近代才纳入表示“蓝”色的字。过去,日语一直用“青”字囊括绿蓝紫等颜色,古女真语大概也是这样。原始语言一般最早产生表达颜色的字是红、黑、白三色,以后才产生黄、绿、蓝、粉、橙、紫等字。可以想象一下,当女真人在地面上,向云端翱翔的鹰的黑色剪影做惊鸿一瞥时,是很容易喊出一个“青”字来的。更何况,很多鹰隼的羽色生采就是蓝灰相间,其中最典型是游隼,它的毛色在阳光的直射下,如蓝汪汪的纯钢烁烁生光。还有些鹰的羽毛是深深的熟褐色,例如黑兀鹫、苍鹰、黑鸢等种类。我想,用“青”字来概括鹰族中所有种类暗黑的羽色,是再贴切不过了。
    海东青又有海东青鹘、海青、海青少布、白鹰、玉雕、玉爪雕、白玉爪、青雕等称谓,其中尤以称作
“玉爪骏”者最为贵重。
    大金国诗人赵秉文作诗《海青赋》赞云:“俊气横鹜,英姿杰立。顶摩穹苍,翼迅东极,铁钩利嘴,霜柳劲翮。”辽代文人写白玉爪猎捕天鹅的战斗,“白海青,大仅如鹘,既纵,直上青冥,几不可见,俟天鹅至半空,自上而下,以爪攫其首,相持殒地。”
    寥寥数笔,其神俊跃然纸上。
    唐代已有北方少数民族向宫廷贡鹰。到金、元两代,当时的女真及蒙古宫廷均有规定:凡流放到辽东
边地的犯人,若能“获海东青即赎罪,传驿而归。”若得白玉爪贡上,如有死罪不仅可免,且一夜之间能成暴富。
    清廷曾有规定:白玉爪只能由皇帝豢养把玩,皇亲贵族绝不许染指。
    鹰猎起源于东方,在亚洲已有4000年历史,司马迁的《史记》中记载:李斯受刑死到临头时,仍想着“牵黄犬,臂苍鹰,出上蔡东门。”这一方面反映了这个大智之人参透生死的豁朗与从容,一方面也带出鹰猎的魅力令人何等痴迷。
    女真人曾把海东青作为向辽国进贡的名产。辽国也因此派银牌天使专门到女真地索取此物,尤其千方
百计搜罗白玉爪。这些人在当地为非作歹,每晚都要以未婚少女陪住,激起女真人的怒火,完颜阿骨打乘
势起兵,灭掉辽国。


熬鹰
    赵明则从小就喜欢鹰。从12岁第一次跟大爷上山拉鹰算起,已有40余年驯鹰史,在方圆百里十分有名,是鹰屯鹰把式中第二代高手。
    赵明则特别喜欢调教性情暴戾的鹰。我们去时,他家有两只鹰,但有一只两天后就撞碎窗户逃掉了。
那小鹰挺厉害,在他手上添了两道血疤。
    鹰网罩住鹰后,不能用手去拿鹰,得先把帽子或手套递过去,鹰性子暴烈,它会用利爪猛袭来敌。这
时须尽快将“鹰紧子”(相当于紧身衣一类的禁锢工具)套在鹰的头上,一直套至双腿脚腕处,令其无法抓人。
    猎人捕获鹰后,要双手捧鹰在山神庙前再次叩拜,感谢鹰神格格的恩赐。
    猎人把鹰带回家后,放在鹰杵子上,连续几天不让它睡觉,借此来消磨它的野性,这个过程叫“熬鹰”。
    鹰杵子是熬鹰的工具,一般用黄波罗树干制作,这种树木质软,略带暖意,不硌鹰爪。好的鹰把式都
知道保护好鹰爪,那是猎鹰的武器。猛禽的脚都是三趾朝前,一趾朝后的,内趾和后趾比其他趾更有力。
趾上那坚如兽齿的利爪在打击猎物时,瞬间爆发速度达225米/秒,像锋刃刺进猎物的要害,撕裂皮肉和
血管,甚至掐断猎物的脖子。所以满族先人一旦得到鹰爪类骨饰,就将其视为护身灵符并作为狩猎本领的
象征,生死不弃。
    熬鹰时不能给鹰喂食,用饥饿手段让它慢慢听人的指挥(但鹰绝食不能超过9天)。饿七八天后,猎人
要给鹰”开食”。即拿一个活麻雀引逗它过来抓,让鹰逐渐一遍遍地纵跳捕食,最终能习惯性地站在猎人
的手臂上,这叫“过拳”。然后猎人带鹰到户外,用食物引逗鹰并大声叫它。令鹰应声从远处沿一条长绳
滑到猎人的胳膊上,这叫“跑绳”。一般经过这几个环节之后,鹰便能学会听从猎人的召唤,从远处也能
飞回到主人的身旁。
    俗话说:膘大扬飞瘦不抓,手功不到就准岔。鹰把式说白了就是“鹰把食”,意思是必须把住鹰进食这道关口,掌握好它的膘情,使它一直在精神和体重
上都保持最佳状态。猎人还有一个绝招叫“勒膘”,也叫“带轴”。方法是,用线麻团包裹一块鲜肉让鹰吞下,由于鹰无法消化麻团,不得不将它呕出。于是,麻团在食道内反刍时,会将它的肠油刮出来。这会使鹰更具饥饿感亦更听从猎人指挥,饥肠辘辘的鹰自会变成一架跃跃欲试的狩猎机器。
    在驯鹰的过程中,猎人要准备一杆“鹰秤”,每天称称它的体重。刚到家的鹰一般重535克,最好一
直让它保持这个体重。如果超重,就要往下拿膘,以饥饿法来控制其体重。鹰若超重,往往上喘,肌肉无
力。只有膘情适中,状态良好的饿鹰才能成为好猎鹰。
    经过15天左右的调教,“生鹰”就成为”熟鹰”。这时再看鹰的状态:“耷毛盖爪,头赛松塔,眼睛像芝麻”——这鹰就驯成了。
    驯成的鹰往往是猎人的心肝宝贝。一首达斡尔民歌这样唱道:“好心的人们/谁知道我心爱的猎鹰飞
向何方/我甘愿给他一匹走马,珠喂/好心的人们/谁知道我的猎鹰现在哪里/我甘愿把一件貂皮袄送给
他,珠喂!”

鹰猎
    奚昆是鹰屯的老鹰把式。老人生于宣统元年四月初三,我见到他时他已经90多岁了。
    奚昆告诉我,海东青还有个更古老的名字,叫“松昆罗”,汉语译做“七彩神火”。这名称的来历是
猎人喜欢把七彩雉翎缚于鹰尾,再装上鹰哨。当它如黑色闪电划破苍穹时,七彩花翎旋转着像一簇飘动的
火焰,鹰哨也随之发出厉啸。野鸡早被这有声有色的突袭口下酥了骨,这样猎获的野鸡爆炒后吃起来格外
香。吃野鸡也有讲究:鹰猎的为上品,枪打的次之,用药药死的为下品。
    架鹰打围时,要先请一些“赶杖人”,由他们拉开散兵线,用木棍边敲打树干边大声吆喝,把猎物轰
赶出来。赶杖人事先在山上选好伏击圈(又叫瓮圈),其地形状如手镯,留一个出口叫“杖口”。鹰把式先
架鹰在杖口边占据制高点,登高远眺,这名目叫“了高”,这样易于发现飞窜的山鸡、野兔等猎物,也有
利于鹰自上而下俯冲攻击。
    鹰有时会遇到狡猾的对手,第一翅扎下去猎物躲进树丛,鹰便打个旋再入高空,看准时机第二翅更加
劲猛,如离弦之箭。有时就在半空将飞窜的猎物拦截,骤然一击,将其抄入爪中。奚昆认为这是最过瘾的。
    当然,鹰也有失利的时候。有一次奚昆架着一只一岁的小鹰上山,这鹰的性子又急又烈,恰巧碰上个
老野鸡。它蹿进一条车辙沟里跳进跳出,躲过了鹰的一次次攻击,极似一个擅避重拳的拳击手。那小鹰一
连扑下去5次,一次比一次凶猛。最后一次它一头撞在冻土地上,再也没能飞起来。
    鹰就是这么个性子,吃活肉喝鲜血,宁可撞死也要冲向对手。
    胡云武小名叫老五,他21岁时跟父亲和老关头学驯鹰。小伙子性情直爽,聪明好学,满肚子都是鹰经。
    老五的职业是渡口的船工,专门送旅游者去雾凇岛,淡季时便驯鹰。他的那架鹰是个小秋黄,生性活泼好动,孩子般贪玩,而且颇具灵性。老五给它起了名儿叫小花。
    小花前几天因为吃得太饱,有点懒惰。老五气得用冷水给它洗了个澡。没想到把它乐得甩尾抖翅吱吱直口叫。尽管它的目光永远严肃,甚至令人畏惧。但它的体态语言却在告诉人们:我还是个小顽童。
    鹰的不同叫声可表达约20多种意味,高手能理解其中的十几种,这样的人可称为鹰语者。据说,鹰语者驯鹰时,能跟鹰对话。关里天热,所以关里老人驯鹰讲紧七慢八啷当九,驯7天鹰就能放手一搏。鹰语者也能用一周或一周半的时间调教好一架鹰,而一般鹰匠得用三周左右。老五还未达到这种境界,但他见过鹰与鹰之间有类似语言的交流。
    那次在大山里,他看见一只鹰在空中追杀兔子。那兔子浑身长红毛,是个老家伙。它没等鹰猛扑下来,已抢先钻进一丛密匝匝的李子树丛中。李子树的树丫上长满尖刺,鹰不敢冒险冲进去,只好栖落在旁边的杨树权上。稍顷,又飞来两只鹰。它们在树权上交头接耳,用人类听不懂的语言小声嘀咕了一会,然后有一只鹰飞向地面,从李子树丛下面的空隙中钻了进去,它一边扑打翅膀,一边大叫大嚷,分明是一个赶杖的。另外两只鹰也做了分工,一只仍留在树权上监视兔子,一只在空中盘旋,准备随时进攻。
    兔子终于挺不下去了,只见红光乍闪,像一团红火苗似的连蹿带跳,钻出树丛,冲到开阔地上。空中那鹰见机会来了,立即向下俯冲,像一枝响箭,笔直射向目标。老兔子实在诡计多端,它听见头顶风声呼啸,知道强敌从天而降,立刻用一对前爪扳住一根柳枝,用身体压住柳梢,使柳枝弯曲咸一张硬弓。紧接着,它向旁边一闪身,那柳条骤然弹向空中,铮铮作口向,带着强劲的力道向飞鹰抽去。但是,因为柳条略短,鹰只被柳梢刮了一下。它大吃一惊,连声大叫,慌忙闪身躲避。
    兔子抓住这个空档纵身跃起,向前边的树林逃窜。这时,如果它会思考,心里肯定十分得意。然而,
在杨树杈上的那只鹰已振翅起飞,紧贴着地面偷袭过来,一掌将它拍昏在地……
    老五感到遗憾的事情,是我们没见过隼捕猎兔子,那才叫大饱眼福。隼个头不大,性子最为凶猛。它若飞临树林上空,立刻吓得百鸟无声。它吃食的时候,连金雕都不敢上前。金雕是鹰类中最大型最凶猛的种类。训练有素的金雕可以在草原上空长距离追逐恶狼,将狼累垮后俯冲下去,一爪扭住脖颈,一爪扣住狼眼,将它擒住。马可·波罗在游历蒙古草原时,曾亲眼目睹当地牧人放出金雕追逐狼群。他还听当地牧
人讲,有一只金雕杀死过14只狼。还曾有过金雕攻击陷入泥淖中的熊和豹的记载。这样凶猛的金雕却不敢抢隼的食物。好猎隼抓兔子时,在50多米的空中头朝俯冲,像长鞭带着呜呜的尖啸撕裂空气一般,眨眼就抄到兔子前面,用翅膀一抽,把兔子抽得眼冒金星。好鹰和孬鹰的区别全在这一抽上。兔子会立即弓腰伏地,旋身甩头,反咬一口。隼此时已飞过头,登时改为掠地平飞,在空中双翅后扬,利爪向前探出,在空中瞬间转腕,叨住兔子的下颏,先封住它的嘴(俗话说,兔子急了还咬人呢,它一口能咬透手指头),同时另一爪兜抓猎物的屁股,猛地将它掀翻在地。然后隼会用铁钩般的喙啄出兔子的眼睛,完成致命一击。
    还有的大隼个大力沉,会以掌根拍击兔子的脑袋。这样捕获的猎物,尤其是野鸡,身上的肉都酥了,
被吓得骨酥肉麻。
    老兔子最难缠。它见鹰影当头罩下,会突然来个鲤鱼打挺,仰翻在地,用四个爪子刨击来敌。兔子是
拳击家,格斗时擅用前肢击打对手,如擂鼓一般。它的腿功也不同凡响,经常一招制敌。有经验的兔子专
蹬鹰隼的底嗉,那是猛禽全身最薄弱的地方。好猎隼是不会让它得逞的,它懂得先用膀子扇花兔子的双眼。
    鹰是较高一级的生物,它们不但有性格,而且有个性。有的小鹰隼性情暴烈,追上兔子不管不顾上去
就抓。它爪尖力大,往往深陷于兔子的脊骨缝里,无法抽回。只好一边挣扎拍打一边被兔子带着飞跑,这叫“坐兔子车”。
    兔子为了甩掉背上的死敌,往往会蹿进荆棘丛或矮灌木中。枝条的剧烈抽打拖拽,会剐得猛禽羽毛飞扬,皮开肉绽,最终与兔子同归于尽。还有的鹰隼一只爪陷进兔子脊椎中拔不出来,它急于脱身,就冒险采用拼命的打法:用另一只爪子牢牢抓住身边的树干。这样一来,  兔子仍在拼命狂奔,它又死死抓住树干不放。两个同样陷入困境的动物在危难关头,会产生一种极大的爆发力,那巨大的拉力竟能把鹰隼一撕两半!当然,脊梁上插入一只鹰爪(还连着半个身体)的兔子也难逃厄运,它不久也会因伤重或失血过多死去。
    老五跟我说话时,他手上的小花不时扭头瞧我一眼。它的眼中不带任何感情色彩,但我总觉得它像一个军人。一个眼神严肃锐利,性情孤僻,忠于职守,身怀绝技并一击必中的令人敬畏的特种兵。
    鹰眼和所有鸟类一样都有瞬膜(又叫第三眼睑),它是透明的,起到汽车上雨刷器的作用。哈萨克人有
传说鹰是惟一能直视太阳而不被灼伤眼睛的鸟类。原因是它的眼膜上还覆盖一层油珠,能遮挡和反射强光。
    猛禽之眼可在瞬间调焦,像战斗机上的投弹瞄准仪,可在疾飞中盯死活动目标。
    老五说,只要望见笔直冲太阳高飞的乌影,那准是鹰……
    满族的民间猎手都有个铁打的规矩春夏不留鹰。
    到了春天,依照祖先留下代代相传的规矩,把养熟的伙伴依依不舍地放归自然,让它去求偶筑巢生儿
育女。祖先们留下的规矩很合理很科学。
    第一代鹰把式奚昆把儿子养的鹰放了,他儿子在这一天特意躲了出去。那鹰却不愿走,又回来过两次。奚昆现抓了一只鸡,把鹰带到山上,把鸡扔给它吃,说:“这回你吃得饱饱的,该走了吧……”

border=0

 

border=0

 

 

border=0

 

border=0

 

border=0

 

 




  • 上一篇:满族人的烟俗

  • 下一篇:三家子满族屯调查报告前言
  • 【字体: 】【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治疗癫痫痛风定片官方脱发治疗湿疹痛风病人的饮食癫痫症状白发痛风的症状及治疗方法痛风十八味痛风不能吃什么牛皮癣症状治闲灵价格脱发的治疗药治疗痛风的偏方痛风十八味治疗痛风如何治疗湿疹中药治疗痛风湿疹防治手册牛皮癣的症状以及治疗癫痫药牛皮癣的治疗方法痛风症状精乌片痛风定片治疗痛风癫痫的各种症状癫痫治疗药如何治疗痛风治疗湿疹的药品治疗痛风的方法五花茶颗粒中药治疗脱发痛风的治疗手册牛皮癣的各种症状癫痫如何治疗痛风吃什么好治疗湿疹的最好方法脱发怎么办治疗白发脱发的症状以及治疗方法精乌片治疗脱发五花茶颗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