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民俗>风俗>
凝固逝去的远古——记生活在20世纪的远古部落
凝固逝去的远古——记生活在20世纪的远古部落
作者:
文章来源:辽宁电视台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4-09-04 11:32
★★★
在下山定居43年之后,74岁的鄂伦春老人孟闹杰每天大部分时间都是坐在政府为她搭建的砖房外,缝制狍皮手套。除了村子里的老年妇女,现时在呼玛白银纳鄂伦春族村,会在狍皮上刺绣的人已经越来越少。

    从原始的氏族游猎生活一步跨入社会主义,鄂伦春人在本世纪中叶曾经实践了一个令社会学家也兴奋不已的历史性飞跃。1952年,祖居在大、小兴安岭山林里的鄂伦春部落纷纷迁入政府为他们建立的小村子,荷担挥锄,开始尝试崭新的农耕生活。如今,在比邻中俄边境的瑷珲、逊克、呼玛、塔河等地的山坳里,人们都可以很容易地找到这些年轻的村落。

    代沟的困扰

    漂亮的鄂伦春女青年关金红在许多方面都堪称前卫:一袭从内地买来的连衣裙,一纸中等文化程度的学历证书,一位年轻英俊的汉族丈夫和一个竞选乡长的雄心壮志。

    在黑龙江边的白银纳鄂伦春族村落,与关金红同龄的许多年轻女性都在主动选择一种不同于自己母亲和祖母的生活方式。与此同时,村子里60岁左右的鄂族妇女却一直在试图尽可能多地保留过去的生活习惯。

    从山上用狍皮围成的“仙人柱”(注:用桦木支撑的锥形帐篷)迁居到山下的砖木房舍里已经40多年了,老一代的鄂伦春妇女仍然喜欢坐在户外用鄂伦春语聊家常、做针线:“屋里不习惯,闷得慌,还是外面敞亮,说话都痛快。”孟闹杰老人的童年和青春都是在大兴安岭浩瀚的林海中度过的,昔日马背上风餐露宿、艰苦而自由的生活已经幻化成记忆中一张老旧发黄的像片,但是现在无论走到哪里,她仍要带着自己的狍皮坐垫和绣花烟袋,用纸片卷了自己种的烟叶悠然地吸食:“这样山里的坟子才不会咬。”

    想吃山野菜时,村里的老人还会走很远的路到山上去采老山芹。25岁的关爱民和她的女伴们很难理解姨婆们的举动:“年轻人都不愿上山,又晒又热,还有大虾虻吸血。”

    如果说两代鄂伦春人在生活习惯上的分野表现得还比较温和,那么在观念上不断加深的代沟已使他们渐渐生疏起来。

    在鄂乡,人们习惯上把鄂汉联姻的家庭称为“团结户”。定居伊始,鄂伦春人一度恪守不能与外族通婚的祖训,而现时二、三十岁的年轻人开始纷纷摆脱这种束缚。越来越多的鄂族女青年喜欢选择性情温和的汉族青年作为自己的终身伴侣。与此同时,“团结户”的增多却使老一代的鄂伦春人忧心忡忡,长此以往,本已纤弱的民族血脉又何以为继。

    鄂汉联姻的争论已成为鄂乡时下最大的分歧。一些男性村民说,对于目前这种状况必须加以限制,至少鄂族女性不得与外族通婚,以保证民族血统的纯净。但村里的许多女孩子则坚持民族融合是大势所趋,应该尊重个人的选择。

    作为全国6小民族之一,鄂伦春族总人口不过6,000余人,散布在中国北疆黑龙江、内蒙古两个边境省区。虽然国家允许一对鄂伦春夫妇可以生育3个孩子,但一般家庭都只愿要一个或两个子女。

    挂枪,告别游猎生涯

    定居之后,种植业取代游猎开始成为鄂伦春族的主业。但是到了农闲季节,村子里的男性村民仍然会骑上骏马,拿起猎枪,带上猎狗,到附近山里去打围,一走就是半个月。孟闹杰老人说,身体好的时候,村子里的老年妇女也要到山上去下套,套狼、套狐狸,套狍子、也套兔子。每年10月到第2年3月有雪的季节,都是打猎的大好时机。

    由于山里的野生动物越打越少,近年来有关的狩猎政策也逐步紧缩。按照国家颁布的《森林法》和《野生动物保护法》,诸如黑熊等珍稀野生动物都被列入禁猎动物的范畴。虽然政府为鄂伦春猎民提供了一定的优惠政策,但是每年捕猎狍子、罕达汗等猎物也都规定了相应的数量指标限制。目前黑龙江省境内的鄂族村落中保留了不多的几家猎户,大多数务农的村民想吃肉都要花钱去买。为了保护山林里濒于灭绝的野生动物资源,今年年初,居住在内蒙古自治区鄂伦春旗的鄂族猎民自发实行全面禁猎,彻底告别了狩猎生涯。

    “高高的兴安岭,一片大森林,森林里住着勇敢的鄂伦春;一人一匹猎马,一人一杆枪,满山遍里獐狍野鹿打也不打不尽”,这首六、七十年代风靡全国的劲歌,如今已风光不再,化入历史模糊的记忆之中。“现在想吃什么都不容易吃到了。”白银纳的老人们不无遗憾。

    为了培养猎犬在打围时勇于冲锋陷阵的积极性,鄂伦春人的狗平日里很少认真喂养,通常在围猎成功后才会有一次丰盛的大餐。随着捕猎活动的减少,鄂乡的猎犬们也空闲了许多。在瑷珲新生村,村中的狗每天都聚集在村子里唯一的一家小餐馆外晒太阳,待有客宴饮之时,自会分组端坐在几张餐桌旁,用前爪轻拍食客的颈背,希望能分得一杯羹。面对客人,鄂犬总是目光平和,神态颇安祥,全无摇尾乞怜的寒酸与尴尬。

    山窝里飞出了“金凤凰”

    现年50多岁的孟淑芳可以说是她们那一代鄂伦春姐妹中见过大世面的人。她是在山上原始的“乌力楞”氏族中出生的。几个月大的时候,父母就为她指定了日后的婆家。1952年,在鄂伦春人大迁徒之前,孟淑芳骑上马跋涉100多公里的山路到黑龙江边的呼玛县城去读书,成为鄂伦春族最早一批上学的女孩子。作为村子里能干的女子清林队队长,孟淑芳后来代表鄂伦春人登上了天安门的观礼台,并且远行到云南探访了住在中国南方的少数民族。

    如果说,老一代的鄂伦春妇女中读过书的只是凤毛麟角,那么现在这一状况无疑已得到根本改观。目前,鄂乡适龄儿童的入学率已达到100%,并且有越来越多的鄂族青年开始走出边境村屯,到关内去读书深造。黑河新生村的一对鄂伦春姐妹更是双双考取中央民族大学的博士生,成为全国6,000鄂族人的骄傲。当村子里的孩子们背着书包去上学时,白银纳的老人们依然坐在树荫下的狍皮上刺绣。孟闹杰老人说,她从七、八岁时就开始学习刺绣了,但现在村子里的女孩子已不再学习这种古老的技艺。大凡读过书的鄂伦春妇女都喜欢在当地的政府机关找一份工作,关金红则是同村女青年的佼佼者:未及30,已经做到乡人大常委会主任一职,并曾一度问鼎乡长。

    鄂族宗教

    鄂伦春族同满族、达斡尔族等北方民族一样过去都信奉萨满教。萨满教认为万物都有神,主要活动是祭祖、祭神和禳灾。禳灾即人们平时所说的跳神,传说萨满能请下一个、二个甚至上百个神为人治病。跳神作法的萨满有男巫也有女巫,通常都是由氏族里有神灵附体的成员担纲。

    62岁的关扣妮老人看上去和一同纳凉刺绣的老姐妹们并没有什么不同,花白的发辫垂在米色的布衣上,娇小玲珑的体态,平和安祥的微笑,让人依旧可以想见她昔日的美丽。如果有人问起,她还会淡淡地提及自己年轻时作萨满的经历。关扣妮16岁时生了一场大病,并因此启迪了灵气,后来她跟随巫师学习萨满舞,成为一位很灵验的女巫。关扣妮作萨满的时间并不是很长,破四旧时萨满教首当其冲遭到废止,现代医学取而代之走进了缺医少药的鄂伦春村落。

    日子过了很多年,鄂伦春老人们提起萨满治病仍然会很推崇地说:“好使”。孟闹杰老人说,不管多重的病都能好。但村子里的年轻人现时大都不再相信这种神话。在深山老林原始的“乌力楞”氏族社会里,因为饮食卫生的不科学和居住生活条件的简陋,鄂伦春人过去患有多种疾病。为了使这个古老的民族摆脱濒临灭绝的厄运,中国政府从50年代到现在一直为鄂伦春人提供免费医疗。数据表明,目前鄂伦春新生婴儿的死亡率已由定居前的65%降为0,严重影响猎民健康的肺结核发病率也由过去的25.5%降至现在的1.26%。

    在一年一度的篝火节晚会上,作为一种传统的民族文化,人们还会欣赏到萨满舞的表演。每每看到昔日老萨满们身披镶满铜铃和兽骨的神衣激烈舞蹈的样子,年轻人又不免要惊叹萨满的功力。据了解,通常一件萨满服要有60多斤重。

    家电与桦皮制品共存

    行经白银纳时,正值采扒桦树皮的季节。虽然电视、电冰箱早已走入鄂伦春人的生活,但村民们每天必用的餐具、水桶,乃至婴儿用的摇床,仍然沿用传统的桦皮制品。在本村的小学校里,每一个鄂族孩子都必须在手工课上学做桦树皮盒。

    在实现社会阶段的跨越过程中,鄂伦春人不可避免地失落了一些传统文化。随着现代科学观念的介入,人们不再相信占卜和梦兆,繁琐的民族礼节大大简化,陈旧的婚俗被革除,独特的风葬习俗也逐渐被土葬取代。虽然大多数人面对这种变革泰然处之,把它看作是社会进步、扬弃传统过程中不可逾越的一个阶段,但也有一种担心,在若干年之后,人们将只能在博物馆里缅怀古老的鄂伦春文化。

    作为自救文化的一种方式,在内蒙古自治区的鄂伦春旗和黑龙江省的新生鄂族乡,人们不约而同地建起了鄂伦春民俗博物馆,以凝固过去兽皮为衣、兽肉为食、桦皮做碗、仙人柱御寒的古老习俗。每一个鄂伦春小学生都被要求学习鄂伦春语,为的是使这种只有语言、没有文字的语种得以继续流传。一种较为现代的观点则认为,当务之急还应大力发展民俗旅游业,通过与外地游客的接触自觉地延续鄂族文化。新生鄂族乡正在这方面进行积极的尝试,据统计,已有来自港澳台地区、新西兰、俄罗斯、日本、英国、荷兰等十几个国家的专家、旅游者走入大兴安岭,探访了住在这里的鄂伦春人。

    小资料:

    鄂伦春族是东北古老民族的遗裔,属古代北方钵室韦人的一支。鄂伦春系民族自称,意为“山岭上的人”。有关这个民族的文字记载始见于元代,谓之“桦皮为屋的可木地野人”。到1953年定居之前,鄂伦春人一直处于以“乌力楞”为生产和经济单位的原始氏族社会,过着“毡幕而处,逐水而居,食肉衣皮”的游猎生活。目前这个民族只有6,000余人口,主要居住在中国北疆大、小兴安岭一带,在黑龙江北岸俄罗斯境内也有少量分布。src=http://www.lntv.com.cn/lntv/editor/gdfw/gdls/image/20040628_289563.jpg740)this.width=740 border=undefined>




  • 上一篇:满族民间木雕

  • 下一篇:谈东北汉军旗人及其“烧香”与云南流人之关系
  • 【字体: 】【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治疗癫痫痛风定片官方脱发治疗湿疹痛风病人的饮食癫痫症状白发痛风的症状及治疗方法痛风十八味痛风不能吃什么牛皮癣症状治闲灵价格脱发的治疗药治疗痛风的偏方痛风十八味治疗痛风如何治疗湿疹中药治疗痛风湿疹防治手册牛皮癣的症状以及治疗癫痫药牛皮癣的治疗方法痛风症状精乌片痛风定片治疗痛风癫痫的各种症状癫痫治疗药如何治疗痛风治疗湿疹的药品治疗痛风的方法五花茶颗粒中药治疗脱发痛风的治疗手册牛皮癣的各种症状癫痫如何治疗痛风吃什么好治疗湿疹的最好方法脱发怎么办治疗白发脱发的症状以及治疗方法精乌片治疗脱发五花茶颗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