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人物>当代族人>
最后一个皇家格格走了
最后一个皇家格格走了
作者: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5-01-16 18:01
★★★

    她是末代皇帝溥仪的亲妹妹七格格,她的父亲载沣是监国摄政王

src=/UploadFiles/200511615934697.jpg740)this.width=740 border=undefined>
解放后金志坚一家,中间为金志坚。

src=/UploadFiles/2005116203278.jpg740)this.width=740 border=undefined>
溥仪和弟弟妹妹们合影,前排右一为七格格金志坚。

  金志坚(爱新觉罗·韫欢)——一个不平凡的教育工作者离开我们三个多月了。作为我崇敬的一位长者,每当想起她,总是有一种难言的苦涩。她的一生实在是太不顺了。少年丧母,中年丧夫,晚年丧子,她都赶上了,更不用说近三十年的时间她是在“封建头号家族”的重压下走过的,但这一切没有影响她成为一个让几代学生深深爱戴的优秀教师。一位采访过她同时很敬重她的德国友人梅绍·乌兰特在参加她的葬礼后说:“如果在欧洲,这将是一件非常轰动的事情,远远要超过一个明星的规格,她毕竟是皇帝的妹妹,而且是中国的最后一位皇姑呀!”,这也使我下决心给她做个传记。

  七格格显贵的父亲母亲

  七格格金志坚的大哥是宣统皇帝溥仪,她的伯父是光绪皇帝,她的父亲载沣是权力极大的摄政王。

  金志坚的父亲载沣是个有争议的人物,有的电视剧至今把他视为顽固的保守势力,但是不少史学家对此有不同的评价。载沣至少有一点值得称道,就是在历史的某些紧要关头急流勇退,这样的权力人物往往更能给历史的良性发展带来机遇。载沣的婚姻与西太后有关。慈禧相中了自己的心腹大臣荣禄的女儿瓜尔佳氏,荣禄死后,西太后为了酬答荣禄生前对她的赤胆忠心,将瓜尔佳氏指婚配给载沣。这次指婚事件,使西太后与载沣的关系更加接近。1908年11月,光绪与西太后同时病危。西太后慈禧在福昌殿病榻前,召见了军机大臣载沣、张之洞和世续等人,商议立嗣。慈禧之意是立三岁的溥仪为帝,由其生父载沣为监国摄政王。载沣在辛亥革命时辞官回家。

  1925年正月一个漫天飞雪的上午,孙中山先生突然造访北京西城的醇王府。一位革命领袖访问一位被革命推翻的皇族权势人物,这在当时简直是一个异乎寻常的举动。孙中山认为载沣辞官,是爱国的,有政治远见的行为;载沣能把国家和民族利益摆在前头,而把家族利益放在一边,是难能可贵的。后来日本野心显露,溥仪到东北,载沣一针见血地指出将“凶多吉少”。溥仪到东北建立伪满洲国后,把自己的前景说得一片光明,让载沣迁往长春,日本也显得很“热心”,载沣预料到去了必将落得任人宰割的下场,就一直把最小的儿子溥任,最小的女儿韫娱、韫欢留在身边。他后来对金志坚说:全家没有去东北是对的!

  长时间载沣在中国政治舞台上销声匿迹,在王府颐养天年。新中国成立后,于1952年安详地病逝于北京醇王府。

  七格格金志坚的母亲邓佳氏出生在一个普通满族家庭,这是因为瓜尔佳氏与端康皇太妃不和,因为一件小事吞服大量鸦片去世,于是邓佳氏1912年进入王府。由于是侧福晋,在家中地位无法与福晋瓜尔佳氏相比,在这种一样的氛围中,凭借着她的聪慧和周旋能力巩固了自己在家中的地位。邓佳氏生育了两男四女,她文化不高,但是非常仰慕文化,通过自学已经能够写信和给自己的孩子修改。邓佳氏精明强干,还喜欢那个年代极少有人问津的摄影,她能绘画,能弹风琴,是一个接受新事物的人。1942年她45岁那年,她得轻微的肺结核并拒绝治疗,终于恶化而去世。

  光绪之死与珍妃跳井

  七格格出生于1921年,那时清王朝已经垮台10年了,但是从家人的口中还是能够了解到这个封建王朝第一家庭中成员之间的倾轧,那常常是你死我活的,光绪就是牺牲品。载沣是解放后去世的,可惜那时候史学界由于政治形势没有向他抢救史料,他在家里对金志坚讲过,光绪被软禁在瀛台时,他去看过光绪,光绪神情恍惚,面如土色,一只胳膊不能动弹。当时兄弟俩感慨万分,但光绪欲言又止,因为旁边有人监视着他们。光绪三十四年10月19日,光绪已“中气虚损”,“目睑微而白珠露”,10月21日夜中,他进入弥留状态,很快与世长辞。

  金志坚还曾经断断续续对我回忆过:

  “珍妃跳井时我尚未出生,但父亲手里有她的照片,她长得的确端庄秀丽。不过珍妃的姐姐瑾妃我倒是见到过,她又矮又胖,脖子很粗,可能是患上现在所说的甲亢一类的病。她给我的印象是比较胆小,她妹妹就死在慈禧手里,她心里肯定不满,可她却爱遵循慈禧的那一套。听说她时常毒打太监,还派太监监视大哥,每天向她报告大哥的举动。”人见人怕的皇上哥哥

  七格格的回忆常常是很生动的:

  “世代流传下来的皇室家规,使我们的不少事情都显得荒诞。比如大哥,当他还是个什么也不懂的小皇帝时,父亲、母亲、弟弟、妹妹都一律毕恭毕敬的称他做‘皇上’。在他面前,前辈反而是奴才。大哥后来说,他记忆中第一次认识父亲时,他正在念书,父亲竟有点慌张地说,‘皇上好,好好地念,念书吧!’我自有记忆以来,也一直很怕这位‘皇上’哥哥。那时我们在天津,每当星期天父亲带着我们去张园或静园他的住处时,我们总大气不敢出地向他请安,喊他‘皇上’,他有时忘记招呼我们坐,我们也只能乖乖地长时间站立。他经常穿西装,有时穿袍子马褂,脸上总戴着副圆片墨镜。我们姐妹有时被他这模样吓得要哭,他却哈哈大笑地在客厅里追逐我们玩。我们在张园里还见过大哥过生日的场面:各地赶来的遗老们都给他跪下叩头,有的老态龙钟,有的弱不禁风,让人觉得好笑,可大哥显得很得意。不过溥仪还算有骨肉之情,平时常让他的司机到我们住的英租界戈登路,把我们的作业本拿出一页页检查;有时自己开着汽车拉着我们在他的花圈里转圈玩,或者带我们去起士林,维多利亚花园玩。后来居然让我们和他在一个桌上吃饭,不过还沿用着皇帝的旧俗──‘进膳’。”

  七格格的爱情生活

  七格格对我谈起过她自己的爱情,结局也是凄婉的:

  “二十六岁时,六姐结婚了,我更感到孤独,有几次瞒着父亲到街上走了走,接触了社会,真是大开眼界。我看到街上的人吃贴饼子,窝窝头,心里纳闷‘这东西还能吃呀?’后来渐渐体验到劳苦群众的艰难。我看见热闹的市场,看见说说笑笑的人群,感到他们反倒比我幸福,我的心更‘野’了。自己买了辆自行车,还想到职业学校教书。父亲发觉后,便和载涛叔商量;结果是否决了。他们不许我骑车外出,最后自行车生了锈。

  “后来,四哥溥任用王府的一部分房屋盖了一所竞业学校,我坚决要求到学校去做点事情,好在学校没有出王府大院,父亲载沣也就同意了。

  “后来我终于到崇文区精忠街小学当上教师,能和普通人在一起工作,能听到学生叫自己‘老师’,那从心底里产生的自豪与幸福,是自己从未体验过的。我还记得自己作为格格第一次没有回家过夜的‘奇迹’,那一天是1949年9月30日,我们准备参加第二天的开国盛典游行,赶制旗帜、八角帽、列宁服,谁都顾不得回家睡觉,我也一样,那一年我28岁。

  “在努力工作的同时,同事们也开始关心起我的生活来,可提这事,我很害羞,‘皇姑’自由恋爱是从来没有过的。一位女教育家李淑芬给我介绍的男方叫乔洪志,是解放战争中参加革命的,后随华北大学入城,现任四中政治教师。我挺紧张地同他去见面,他个子高高的,很魁梧,带着山东大汉的豪爽劲儿,瞧他那稳重果断的样子,是个可靠的人,我们双方都挺满意,不久便和四中其他老师一道举行了集体婚礼。

  “由于格格干家务在皇室里是绝对禁止的,所以我连淘米、洗菜都不会,更不要说做饭。成家后想极力摆脱这种陈腐的陋习,我干起活儿来很笨拙,有一次切菜竟然切掉半个指甲盖儿,老乔很心疼,开玩笑说说‘皇姑露馅儿了,以后还是我来’,我说‘真让你受罪,女人主不起家务来’。

  “可惜,这个真正给了我温暖和幸福的家庭竟是那样短暂。1960年的一天,他工作到深夜,第二天五点钟他就起床带学生去密云水库劳动,因心脏病猝然发作去世了。我在北京医院看见已经僵硬的遗体,心都碎了……

  “不过,领导很关心我,尤其1961年6月10日,周总理和邓大姐第二次接见我们皇族全家,与上次接见不同,这一次总理接见正是我的丈夫刚刚去世不久,总理和邓大姐都知道了,他们很同情我,并且问我有什么困难需要帮助解决,我当时发自内心地说,没有什么困难。我想,我仅仅70元的工资带三个孩子的确不易。我把孩子一个个拉扯大。40多年来,我一个人支撑着家里的一切。”

  格格当上模范教师

  金志坚的出身是贵族,职业是园丁。半个世纪以来,她在精忠街小学任教,她还先后在二二七中、区教育局教育培训班等执教过,她勤勤恳恳,为教育事业作出了出色的贡献,她上世纪60年代就出席过全国群英会,而各种“模范教师”的头衔不知得了多少个。

  无论在她的生前还是葬礼上,她的学生无不以“金老师人太好了”来评价她。善良、体贴、关心、无微不至用在她的身上都显得太普通了。

  一位同样50多岁的金志坚的女学生许桂琴说:“金老师教了我一年多,但让我受用终身。要用一句话概括她的人品,就是出奇的善良。她从来不发脾气,从来不议论别人的短处。金老师对学生好是渗透在她的心里,那时候金老师一个人带三个孩子,生活很困难,可是她给我们每个学生买了一个带镜子的小日记本,无论学习成绩好坏都有,这使一些后进的同学很感动,因为历来的奖励都是给好学生的。后来我生病休学,她竟然带着校长到我家看我,还买了两本书给我。‘文革’后我们插队,和金老师失去联系,我多么想念她呀,直到上世纪90年代知道她在崇文区政协当上常委,便在区政协打听到她的地址,师生见面高兴得不得了。我们一起去看老校长,校长已经老年痴呆了,一屋子人唯独认识金老师,当我们要离开时他急了,他女儿说如果金老师不吃饭他会急的。后来我知道,‘文革’一些老师和学生写大字报或者批斗校长,有人让金志坚站出来揭发,金志坚回答说,校长多次对我说,皇家格格不可能入党,他从来没有让我入党的意思。在当时真是最大限度的保护了校长。后来我每年去看金老师,直到2004年初夏重病住院,我每隔两周去一次,我知道她的病很重,她依然总是想到别人,她说都那么忙,她很不忍心,有一次她从枕头下取出一件珍贵的礼物,那是她在政协时班禅的亲属送给她的,她说,‘你信佛教,我应该给真正懂得佛学的人’。看着她憔悴之极的身躯,我知道这是她给我的最后的关爱。二十几天以后,她离开了人世……”

  金志坚晚年与二儿子乔岱一家住在一起,减去了不少孤寂。可惜2001年在中学当老师的乔岱突然间身体不适,到医院检查是晚期鼻癌,几个月后便离开了人世。

  金志坚除去少年时有过一段特殊的皇族的特殊生活,她后来直到离开人世都是普通人的生活,有时甚至是清贫的。她从来没有嗟叹,她结婚时住在父亲留下的一个院子里,摄政王房子的价值当然不必述说,但是为了不给自己留下贵族皇亲的毛病,她和丈夫搬出来租房。她结婚时父亲还在世,父亲疼爱小女儿,要送一些家中的文物给她,放在现在任何一件都价值连城,可是她一件都没有要。

  38年前,末代皇帝溥仪在八宝山火化,被称为“火龙”。

  38年后,中国数千年皇室的最后一个皇姑火化,可以称为“火凤凰”。与末代皇帝不同的是,她没有复杂的和需要忏悔的历史,她成年后一直在人民中间,为自己挚爱的教育事业吐尽了最后一根丝……




  • 上一篇:佟鸿举

  • 下一篇:英敛之
  • 【字体: 】【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关学君决定参选 首位满族问鼎美乔州
    满族代表着民族服装惊艳大会堂
    满族美女沈傲君——洁白的冰花;悄悄
    我的舅舅那志良
    王丽萍:中国竞走很有希望冲金
    何镜涵——写意楼阁山水第一人
    治疗癫痫痛风定片官方脱发治疗湿疹痛风病人的饮食癫痫症状白发痛风的症状及治疗方法痛风十八味痛风不能吃什么牛皮癣症状治闲灵价格脱发的治疗药治疗痛风的偏方痛风十八味治疗痛风如何治疗湿疹中药治疗痛风湿疹防治手册牛皮癣的症状以及治疗癫痫药牛皮癣的治疗方法痛风症状精乌片痛风定片治疗痛风癫痫的各种症状癫痫治疗药如何治疗痛风治疗湿疹的药品治疗痛风的方法五花茶颗粒中药治疗脱发痛风的治疗手册牛皮癣的各种症状癫痫如何治疗痛风吃什么好治疗湿疹的最好方法脱发怎么办治疗白发脱发的症状以及治疗方法精乌片治疗脱发五花茶颗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