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文学>民族文学>
我女儿--亦桥格格写的满族小说
我女儿--亦桥格格写的满族小说
作者: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6-03-06 13:29
★★★

    奇幻故事(一)

“不,不是这样的!”索莲依娜叫喊着,拍打着窗棂,窗棂镶裹着的,是无边际的黑暗。

远处她隐约看得到八条神龙在奔驰,拉着那古老的满依城,向着太阳做着永恒的运动,正是黎明到来的时候。

可她无心想这些,她知道,一秒钟之后她会夺门而出!然而阿布卡赫赫拦住了她,“依娜!”他叫着她的名字,他唯一的妹妹,“他已经走了,永远地走了,离开了长白,他就不会在回来了!”

“哥哥,”她的目光一直穿过了阿布卡赫赫的身体,“让我走,否则我用剑刺死你!”她抬眼望着他,一颗泪,滚落。

“那你就来吧!”

“是你放逐了他!”

“可我还是赦免了他。”

“你说他是罪人!”

“可我爱我的妹妹!我不能看你受苦!”

“我还是要去找他……”

“醒醒吧!你是天池的女儿,你究竟为什么非抓住他不放?”

“我爱他……”

“是的,依娜,三天期限早就过去了,他不会回来了,卫兵的口信也已带到,你还是忘了他吧!”

“我不要!不要……”索莲依娜扑到阿布卡赫赫的怀里,放声大哭,“我是公主,他为什么要抛弃我?为什么……”

 

满依城宁静的一个清晨,一家酒楼刚刚开业,一名一身白袍的男子走进来,他身上什么都没有带,只是手中有一把剑。

“请问……你们这里需要乐师吗?”

 

“许察诺,她怎么样?”

“阿布卡赫赫,依娜妹妹的身体没有大碍,只是心力憔悴,一段时间内恐怕难以痊愈,但请放心,我会抓些药来给她吃,保证药到病除。”

“谢谢,真是麻烦你了。”

 

这一间闺房很素雅,室内陈设很简单,又大抵都是他最喜欢的白色。如果生人进了这屋,也一定猜得到屋主是个恬静的少女。房屋的西面,摆着一张琴,这是他常教她抚琴的地方,然而他走了,只有风儿拨动琴弦。

春。

春风。

春风拂面。

春风不相识。

春风拂面不相识。

不,不是这样的!

她觉得她躺在自己的床上,身边是哥哥,他在守护着自己。可是她醒不过来,她看到自己穿着一身白袍,在无边际的树林中跑着,即使没有什么东西在追她。她想要得到什么吗?她自己都不知道。

然而一阵抚琴声近了,她听到,那是他在抚琴!她加快脚步,想快点找到他,他在哪儿?她跑得越快,那琴声却越远了,她像小鹿一样在树林里乱撞,但就是找不到他,她只能在黑暗中摸索……

我的爱,你究竟还要隐姓埋名到什么时候呢?

她听到他的声音:“请问……你们这里需要乐师吗?”

她忽然就醒了。

 

“哥哥!”索莲依娜喊着,可他没有出现在她面前,而她的小侍女沙拉干锥走来说:“姐姐,阿布卡赫赫哥哥刚走,你怎么才醒呢,刚才他很急的!”

望着面前这个身穿深棕色衣服头戴白色帽子的小女孩,索莲依娜并不知道此刻自己应该做什么,是叫阿布卡赫赫来,还是自己走出这里去寻找爱情。可她知道刚才的那些不是梦,是的,那是天池的旨意,是母亲……

“沙拉干锥,帮我那笔墨来。”

 

“阿布卡赫赫:

      哥哥,原谅我的不辞而别,我的时间很少,我必须走了。

      自打出生以来,我就一直和你生活在一起,我以为自己会这样在你身旁无忧无虑一辈子。我们在满依城建立自己的女真,和人类们一起守护自己的家园。我太幼稚了,你尽情嘲笑我吧!我的命运,我的使命,是完全不可抗拒的!

他的离去,我无话可说了,总有一天,我会忘记他的。请你一定要相信我,我一直都是你最纯洁的妹妹。

东洋的倭族若是挑衅,力避冲突,我们的责任是建立强大的女真,而不是与半神魔交战。

该向你解释我离开的原因了。离开这里以前,我只是一个人,一个住在神域的人。现在我走了,才能完成母亲的心愿——让我成为一个神。大概是母亲早就安排好了的,我将成为保佑女人们的神,从此化身为月光,不再有躯体。我将掌管妇女的生育,婚配,也可以替哥哥你分担些事务了。我会常回来的,那时我将重新化为索莲依娜。

不要忘记帮我照顾好沙拉干锥!把我的琴送给她吧!

                                                              不要牵挂”

阿布卡赫赫放下信,什么都没说。

 

一个明月清风的夜晚,一个白衣男子坐在月下抚琴。宁静的俊美的脸上没有一点光芒,只是温柔的眼中还有一丝波澜。拨动的琴弦奏出的音乐使这夜县得更深沉,似乎全满依城的人都已睡了……思念,然而又不可自拔,不知究竟是谁,用什么方法使他陷如这重重的围裹中。这就像永远打不开的礼盒,你想知道里面是什么,但这拆盒子的事却要花费很长时间,要多久呢?一生的时光也说不定啊……他怎样才能走出这些围墙呢?唯有对月抚琴,借兴消忧……

泪水划过,打在琴弦上破碎开来,成为一个音符,溶进这无垠的音乐中,黯然神伤。用泪水奏出的音乐,应该是世上最动人的了。男子感到一阵寒意,是初春的风。可这音乐却愈演愈烈了,他在祈求什么呢?是亘古不变的爱情,是苍鹰飞过的那片天空,抑或是一去不复返的青春年华?“呵呵,”他笑道,“我是神啊,永远都是二十岁的”。

那又如何。

人若苦了自己,可以神保佑,可神苦了,又该向谁祈求呢?也许许多灵魂是不配当神的。淹没着他的万丈红尘像恶魔一样吞噬着他,他只是无语。好的,我认罪,我是罪人,惩罚我吧!

手指竟被最细的琴弦划破,鲜血滴落,化作铿锵的乐音。满依城的人们,谁又听过鲜血奏出的音乐呢?今夜,雁过无声的一晚而已。

雁过无声?可雁毕竟努力飞过。

世间之人,有多少用酒,毒来麻醉自己,而最终,自己也倒在这繁杂的情欲中。若神……若神都寻不来解脱,那么又何从寻到桃花源呢?

惟有对月抚琴,惟有对月抚琴,惟有对月抚琴,惟有对月抚琴,惟有对月抚琴,惟有对月抚琴……

 

月光照在他熟睡的脸庞上,是她,低声说着。

不,不是这样的……我的躯体早已化作月光,注视着你。

 

第二天,满依城的人发现,满城桃花一夜间就开了。

 

后记:曾经因为我的推波助澜使奇幻小说风靡男生群体。奇幻小说说来也挺单调:龙啊,兽啊,两国掐架啊,神祗啊什么的。不过喜欢它的人可不少啊!在这里小试牛刀,请诸位品评,日后一定努力写出更多更好的奇幻来。

 




  • 上一篇:我女儿--亦桥格格写的满族小说

  • 下一篇:满文书籍印刷卅年甘苦谈
  • 【字体: 】【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长篇文学剧本《扈尔汗与皇太极》 作
    治疗癫痫痛风定片官方脱发治疗湿疹痛风病人的饮食癫痫症状白发痛风的症状及治疗方法痛风十八味痛风不能吃什么牛皮癣症状治闲灵价格脱发的治疗药治疗痛风的偏方痛风十八味治疗痛风如何治疗湿疹中药治疗痛风湿疹防治手册牛皮癣的症状以及治疗癫痫药牛皮癣的治疗方法痛风症状精乌片痛风定片治疗痛风癫痫的各种症状癫痫治疗药如何治疗痛风治疗湿疹的药品治疗痛风的方法五花茶颗粒中药治疗脱发痛风的治疗手册牛皮癣的各种症状癫痫如何治疗痛风吃什么好治疗湿疹的最好方法脱发怎么办治疗白发脱发的症状以及治疗方法精乌片治疗脱发五花茶颗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