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人物>人物故事>
赵玫写意知性人生
赵玫写意知性人生
作者:
文章来源:中国服装网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09-03 10:06
★★★

  对于赵玫来说,优雅是从青春时代开始就已经迷恋的东西。在这里,天津现代的中西混杂交错的历史给了她不可缺少的滋养,而她生活经验中对于粗俗的反感,对于唯美和浪漫的精神的情有独钟,其实都是优雅品位的展现。

  “THE ONE”这简单的两个单词的组合,却蕴含着人类最终极的榜样的品质—它代表着唯一,不可复制;“THE ONE”代表着杰出,它是巅峰的代名词;“THE ONE”还是领袖,一个时代的引领者。如同HIERSUN·THE ONE克拉美钻是钻石中的极品,而每个时代都有一批如同HIERSUN·THE ONE钻石般发出耀眼光辉的女性,她们有着特立独行的美丽、晶莹璀璨的慈善之心、百折不挠的坚定信念,开启一个时代的STYLE—每个“THE ONE”女人都有着无可替代的榜样力量,她们的品质组合在一起就叫做高贵完美!

   Every one时代的The one女人

  玩美古今

  女人天生就爱所有美的事物,珠宝的璀璨光芒更是令女人们爱不释手。但除去魅惑人心的光彩外衣,那些真正能够历久弥新的却是一份内在的优良品质,一如钻石的坚固久远,也正像赵玫笔下那些充满智慧的女子们。

  剧本小说是赵玫近期最新的尝试,已经完成了《蝴蝶》,而《阮玲玉》则正在创作中。这两部小说是准备拍成电视剧的,赵玫说:“可能他们是读了我的‘唐宫三部曲’,认为我适合这项工作。胡蝶和阮玲玉都算得上是一个时代的象征,为她们写传记是一件令人兴奋的事。”

  如果不是那个偶然的契机,赵玫也许至今仍在孜孜不倦地创作她的各类现实主义题材的小说。1993年的时候,张艺谋为了给巩俐设计一个女皇的角色,请来赵玫、苏童、北村一起写一部关于武则天的电影。赵玫说:“之前我从来没有想过去写历史小说,也许是因为我对女性心理把握的比较多,所以选择了我。这对我来说是一种新的挑战,于是欣然接受。”由于在此之前从未涉足过历史题材,她没有把握自己能很好地完成。在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里,她每天花大量的时间翻阅了《新唐书》、《旧唐书》、《资治通鉴》等等,以及不同版本的关于武则天的文稿。她发现国内有很多人都曾写过这位女皇,包括郭沫若也创作过相关的话剧,甚至国外也有作家涉猎过这个题材,但值得注意的是,这些作家全部都是男性,此前从来没有一位女性作家写过“武则天”。这时,赵玫觉得完全可以用现代的方式、从女性的视角来解构武则天。这对她来说是一次挑战。然而她恰恰是对挑战充满兴趣的。只是她没想到,这样一个偶然的契机,让她付出了10年精力。

  张艺谋策划的那部电影仅仅只剩个虚幻的泡影,但赵玫到底写出了她的第一部历史小说《武则天》。10年的时间里,她阅读了大量的史料,对唐宫的浓厚兴趣,使她接下来又顺利地创作了小说《高阳公主》。“那是一个震撼着我的故事,写完这个,出版社对我说,既然这样,不如你再写本《上官婉儿》……于是就有了大家现在看到的‘唐宫三部曲’。”对于赵玫来说,创作历史小说是个既辛苦又令人兴奋的事。“历史只是给了你框架,史料中常常是只用短短几个字便说明一个事件,但你又因此可以展开无限的想像空间。”写作是件很辛苦的工作,创作之前你需要积累足够多的资料,了解那个年代的人,那个时代的社会背景、服饰和文化等等。而在真正下笔时却往往更多地是需要一种灵感,一种能够淋漓尽致地展现你所收获和感悟的灵感。赵玫说自己在写作的过程中一度找不到感觉,她专程到洛阳、西安走了一圈。虽然和唐朝已经不同,但是山水和人文地理的景观没有特别大的变化。洛阳的白马寺还在,西安的法门寺以及盛唐的建筑还在。那年夏天特别热,但是赵玫在走了一圈后,突然发现几乎所有的人物都在脑子里活了,一个即将上演历史大戏的舞台就这么应运而生。

  女人天生就爱所有美的事物,珠宝的璀璨光芒更是令女人们爱不释手。但除去魅惑人心的光彩外衣,那些真正能够历久弥新的却是一份内在的优良品质,一如钻石的坚固久远,也正像赵玫笔下那些充满智慧的女子们。“唐宫三部曲”如一项工程,赵玫完成得很艰难,但是充实快乐,并且为历史小说提供了一种“另类”的范本。后来,三部曲全部被台湾的出版商买走版权。

  我对电脑缺乏热情

  赵玫在新浪有一个自己的博客,但至今为止她只在上面更新过一篇文章。“我只能用笔和纸来写作,面对电脑我缺乏热情,无法畅快表达。”

  赵玫是满族人,上世纪50年代出生在天津。同生长在那个年代的年轻人一样,他们在最美好的青葱岁月里都遭遇了“文革”。但热爱文学的赵玫并没有轻易地放弃自己。70年代末她重新回到校园学习,参加高考,终于如愿进入南开大学中文系。毕业以后,赵玫被分配到杂志社当编辑,开始陆续发表一些文学评论。但写短评依旧无法满足她想要抒发情感和表达观点的愿望,于是赵玫开始了短篇小说的创作。

  有评论说赵玫的小说多具浪漫主义色彩,梦幻、诗意,追求人性的思考。而她的散文意境优美,行文流畅,让人回味无穷。在她的作品中,总是自然流露着一种高雅又略带忧伤的气质。那种忧伤,不是对自我对生活或是对人生的感怀,往往却是她为自己所恪守的“美的精神”受到损害而流露出的伤悼。而她又实在是个多产的作家,从1986年开始发表作品,迄今已出版《我们家族的女人》、《朗园》、《武则天》、《高阳公主》、《上官婉儿》、《秋天死于冬季》等长篇小说16部,《太阳峡谷》、《岁月如歌》、《我的灵魂不起舞》等中短篇小说集6部,《一本打开的书》、《欲望旅程》、《左岸左岸》等散文随笔集18部,《赵玫文集》、《赵玫作品集》8部,共计七百余万字。凭借散文集《以爱心以沉静》和《一本打开的书》,赵玫连续两次获得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奖;1993年,她又以文学创作整体成就获中国作家协会庄重文学奖;1994年,应美国政府邀请,赵玫赴美参加“国际访问者计划”;1998年,她的散文作品集《从这里到永恒》荣获了首届鲁迅文学奖;2001年,中国出版协会颁给她的长篇小说《上官婉儿》年度优秀畅销书称号…… 

  安静地生活是一种幸福

  赵玫说,安静的生活让她有一种幸福感,文学需要寂寞和孤独,但是能忍受寂寞和孤独的人却不多。她平时不常看报纸,也对任何小道消息没有兴趣。她希望能看更多的书,写自己想写的东西,这样的生活低调但是有品质。

  像大多数热爱文字的人一样,赵玫也热爱一种相对“寂寞”的生活。写作成为她生活的一种习惯,一种很私人化的过程。“你要面对的是纸笔或电脑,你也需要一个独立和安静的环境。我经常拒绝参加一些社会活动,那些浪费了时间的活动还常常夹带某些功利性的因素,我不愿意让自己陷入整天思考这些问题的浮躁中,可以安静地读书写作,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赵玫笑称自己得了一种交往综合症,即在社交场合中常常会感到紧张和局促不安。“文学已经快被边缘化了,不如让作家也边缘化吧,这样清净些。”

  赵玫说,安静的生活让她有一种幸福感,文学需要寂寞和孤独,但是能忍受寂寞和孤独的人却不多。她平时不常看报纸,也对任何小道消息没有兴趣。她希望能看更多的书,写自己想写的东西,这样的生活低调但是有品质。

  《淑媛》对话赵玫

  《淑媛》:您是如何走上文学创作道路的?

  赵玫:我小时候的理想就是能当个作家,后来读了中文系,但中国的大学中文教育从来都不是培养作家的,大学中文系出来的人多半成了批评家,以前我从事的工作也是这样,写写评论文章什么的。但我内心渴望能够更自由地表达,所以慢慢地我开始了小说创作。

  《淑媛》:有评论把您称为“先锋派”作家,并说您是早期少数采用“女性主义”思想进行创作的作家之一,对此您怎么看?

  赵玫:我一直很欣赏英国的一位女作家伍尔芙,她认为女性首先要承认自己的性别才能在各种领域里做到尽善尽美。你必须站在女性角度去思维,这是作为一个女人的前提。至于“先锋派”这个称谓,我想可能是由于我所创作的历史小说并没有遵循一贯的章回体模式,并且我将很多现代的理念融汇到故事的叙述中,有种现代主义的风格,而不仅仅是历史的,古典的。

  《淑媛》:您偏爱哪些类型的作品,哪几位作家对您的影响比较大?

  赵玫:其实上大学那会儿什么作品都读,中国的外国的,古代的现代的,但就个人喜好而言,我更偏爱外国文学。我喜欢杜拉斯,喜欢福克纳,喜欢伍尔芙,他们的作品和思想已经在我的心里烂熟,甚至成为一种文化流进我的血液里。

  《淑媛》:如果要您为女性朋友们推荐几部经典作品,您会推荐哪些?

  赵玫:我觉得波伏娃的《第二性》和伍尔芙的《达洛维夫人》都是不能错过的经典,她们的理性,她们的智慧,她们剖析事物的角度和方式都很值得女性朋友们学习和借鉴。但波伏娃和伍尔芙的作品相较于一般大众作品而言还是显得晦涩,这同她们过于理性的思维方式有关。所以,如果是普及性的读物,我建议女性朋友们多读读杜拉斯的作品,尤其是那本《琴声如诉》。

  《淑媛》:您平时的爱好呢?

  赵玫:平时就爱看看书,也爱逛逛书店买些新书,家里的书很多,但除了看书,电影是我另一个爱好,尤其是欧洲的电影。我女儿在美国学的也是电影,我们因此有了很多新话题。新浪潮时期的戈达尔和特吕弗的作品我都非常喜欢。这两年东欧的电影也很不错,去年戛纳金棕榈大奖的罗马尼亚影片《四月三周两天》,是一部小成本制作的精良电影,建议大家有空都去看看。

  The one时代的The one女人

  在画家雷·诺阿的眼里,世间最美的事物莫过于女人青春的气质,但女人的美又绝不只是这样的简单。岁月的磨砺虽然会令曾经的容颜不再,然而超越了物质的精致灵魂却经由另一些载体而得以保留,正如杜拉斯和她经久不衰的作品。

  有关杜拉斯的思想,阅读她的作品便可了然,无需多言。但可注意的却是她关于写作、写法的一种独到见解。她说:“没有一篇文字完全反映我一般对所涉及的问题进行思考的内容,因为一般来说,我并没有思考什么,除非是社会不公正这个问题,其他我没有思考什么。”

  因为电影而成就一个作家的事,总是屡见不鲜的。《情人》与杜拉斯就是这样。杜拉斯从十几岁开始写作,但直到她70岁的时候,《情人》的出版,不,是《情人》拍成电影后,她才广为人知。《情人》出版于1984年,当年就荣获龚古尔文学奖,这使得杜拉斯成为享有世界声誉的法语作家。1991年,法国著名导演让·雅克·阿诺成功地把这部名噪一时的自传体小说搬上银幕后,又使得杜拉斯成为当今世界几乎家喻户晓的女作家之一。也正是《情人》这部电影,才使得中国读者熟悉她。

  1914年玛格丽特·杜拉斯(Marguerite Duras)生于交趾支那(现为越南南部)嘉定市。她父亲是数学教师,母亲是当地小学的教师。7岁那年,父亲过世,而她母亲在波雷诺(柬埔寨)买了一块不能耕种的土地。少年时期的艰难生活锻炼了杜拉斯透彻的观察力,她的语言对历史具有俯瞰式的洞察力,对回忆的积压表现得富有张力、深邃、沉痛,从而使文章中充满了悲绝的意味,读后让人唏嘘不已而又回味无穷。杜拉斯是一位极端唯美的实验型作家,平庸与通俗为她所不屑,她是那种把风格与先锋视为至高目标的作家,也是那种善于制造警句的作家。对语言的挑剔使得她的小说具有极强的冲击力与震撼力。 




  • 上一篇:我想她——李玉茹

  • 下一篇:脸谱双第三代传人:耐住寂寞 画出精神
  • 【字体: 】【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昔日王府小主人 如今满族大学者
    “草根学者”的“满族第一故乡”
    溥儒与金啟孮
    佟靖仁和他的满族民俗馆
    一个满族家庭的奥运情缘
    我想她——李玉茹
    赵玫写意知性人生
    脸谱双第三代传人:耐住寂寞 画
    金受申的通达之笔
    治疗癫痫痛风定片官方脱发治疗湿疹痛风病人的饮食癫痫症状白发痛风的症状及治疗方法痛风十八味痛风不能吃什么牛皮癣症状治闲灵价格脱发的治疗药治疗痛风的偏方痛风十八味治疗痛风如何治疗湿疹中药治疗痛风湿疹防治手册牛皮癣的症状以及治疗癫痫药牛皮癣的治疗方法痛风症状精乌片痛风定片治疗痛风癫痫的各种症状癫痫治疗药如何治疗痛风治疗湿疹的药品治疗痛风的方法五花茶颗粒中药治疗脱发痛风的治疗手册牛皮癣的各种症状癫痫如何治疗痛风吃什么好治疗湿疹的最好方法脱发怎么办治疗白发脱发的症状以及治疗方法精乌片治疗脱发五花茶颗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