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新闻>文化>
“聚元号”最后的弓箭铺
“聚元号”最后的弓箭铺
作者:
文章来源: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9-09-21 09:11
★★★
最后的弓箭铺,没有营业执照
 

 

  杨福喜身着民族传统夏装,拈弓搭箭,将弓拉满(摄影王旭光)

  一脸虬髯的杨福喜身着唐装坐在一张普通办公桌后,眼神淡定。这里是北京市通州区台湖镇的一座农家院。2009年4月,“聚元号”第十代传人杨福喜,每月花600元租下了这座200平方米的院子,作为制作弓箭场所。

  “嗖嗖嗖”,杨福喜突然发射三箭,矢箭从《世界新闻报·鉴赏中国》周刊记者身旁掠过,“呯呯呯”地打在对面窗棂上,吓了记者一跳。杨福喜解释,匣箭是以前大户人家必备的,连续发射,能把进攻自家堡垒的强敌吓跑。

  乾隆皇帝御笔题匾

  历经三朝十代,在北京城三百年的老字号“聚元号”,保存着一张历代传下来的古弓,弓长约1.5米,其上有“道光三年毅甫制”的款印,这是当年的工匠毅甫为“聚元号”100周年庆典所特制。据此推算:“聚元号”的初创年代应在1720年。

  在“文革”的动荡年代,杨福喜的父亲杨文通忍痛将大弓一截两段,混在柴垛里才留存至今。如今,古弓修复如初,但脆弱的弓脊再不能承受弯弓的拉力。

  “聚元号”弓箭铺的原址位于北京东四路口西南角的原弓箭大院内。在清朝,北京的弓箭大院是皇家特设的兵工场。从业者以满族以主,其产品均需上交兵部、礼部、户部等,不得外卖。“聚元号”所制弓箭力量不大、装饰精美,专供宫廷使用。“聚元号”的匾额是乾隆皇帝御笔所题。

  杨福喜的祖父杨瑞林,早年随其堂兄、弓箭铺“全顺斋”的掌柜学习弓箭制作手艺。不到30岁,杨瑞林已是弓箭行较有名气的师傅。

  这时,“聚元号”的第七代传人“小王”因吸毒而落得山穷水尽。1910年,在亲友资助下,杨瑞林以40块大洋成为“聚元号”第八代店主。

  清末,弓箭作为冷兵器已被洋枪洋炮取代。清朝国库空虚,皇家弓箭工场也沦为民间作坊。杨瑞林接管“聚元号”后,增加弩弓、弹弓、弹弩、袖箭、匣箭等新品种,吸引了大量外国商人购买弓箭。“聚元号”弓箭因此远销海外,民国初年在巴拿马万国博览会上一举获得银奖。

  祖传牛角为毛主席制弓

  新中国成立的最初数年,是“聚元号”经营的黄金时节。那时,杨文鑫与杨文通哥俩成为“聚元号”的当家人。杨文鑫主外,负责经营。杨文通主内,负责弓箭制造。

  1956年公私合营开始,杨瑞林带着一家九口,将“聚元号”的财物及供产销合同,带入了几十人规模的“北京第一体育用品合作联社”。为此,杨瑞林成为北京市公私合营运动的先进代表,参加了中南海和人民大会堂的多次表彰,还与国家领导人合影留念。不久,杨瑞林从“北京第一体育用品厂”退休。

  1957年的一天,体育用品厂厂长对杨文通说,要为“上级领导”制作一张好弓。

  杨文通选了祖传的一对白牛角,花了3个月精心制作了一张良弓。七八个月后,杨文通突然接到通知,说毛主席很喜欢这张弓,嘱咐一定要把钱交给制弓师傅。

  “父亲一直在后悔,说早知道是做给毛主席的,一定选更好的材料,在制作上再精细些。”杨福喜回忆,“当时父亲推辞不过,只好收下了弓的制作成本。”

  1958年,北京开展除四害运动,因销售打麻雀的弹弓,“聚元号”一时生意红火。杨福喜也在这一年出生。然而第二年,体育用品厂制作的弓箭因售价过高没有销量而停止生产。杨福喜解释,吃大锅饭造成成本持续上升。

  1962年,杨文通离开了体育用品厂,成了北京市水利局一名木工。文革期间,“聚元号”牌匾和巴拿马国际博览会的获奖证书都被毁掉。

  30年后修复截断古弓

  1988年,在中断制作弓箭近30年后,杨文通在工作之余,开始恢复制作传统弓箭。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修复文革中截断的大弓。

  1998年,杨氏父子在北京西山射箭场结识了中国射箭队总教练徐开才。在徐开才的鼓励下,中国传统弓箭制作技艺的命运开始转折。

  杨福喜至今记得自己开始学艺的日子——“1998年6月6日,星期六,我和父亲在这间平房里,从劈第一根竹子开始……”此时,“聚元号”弓箭铺是一间只有十余平方米的平房,房间内堆满了竹子做的弓胎子、上百只箭和几十种必备工具。杨福喜每天用煤气罐点火烘烤弓箭的竹制弓胎。

  杨福喜说,传统弓名为“筋角木反曲复合弓”,制一张弓需20多种天然材料,210多道工序才能完成。

  2001年,“聚元号”只卖出一张弓,经济陷入困境。

  2002年,徐开才带来了香港知识产权署署长谢肃方(Stephen R.Selby)。虽然有一个中文名字,但谢肃方是英国人。

  “挽弓当挽强,用箭当用长。”谢肃方即席用汉语吟起杜甫的诗句。“北京聚元号就是一种活化石。”他对杨氏父子说,随着西方火枪的传入,中国传统弓箭走向式微,但作为传统艺术品,它应当在世界上有一席之地。“作为能够制作传统弓箭的人,你们在今天中国绝无仅有。”这次会面给杨福喜以震动,他当即表示,只要有一口粥喝,就坚持把手艺传承下去。

  谢肃方第一次就买了二十几张弓。他还为“聚元号”建起英文网站,不久,国内外的弓箭爱好者寻上门来,“聚元号”的生意好起来了。

  父子相传只得八成技艺

  事情有了转机,然而这一年杨福喜的父亲杨文通却查出膀胱癌,传承问题变得急迫。父亲嘱托杨福喜,“你得三步并做两步,快点学!”

  杨福喜白天黑夜钻研制弓技艺。学习弓箭制作的全套工艺,一般要8至10年。杨福喜只用了五年。

  2003年10月,香港海防博物馆召开亚洲传统射艺研究会,杨文通与“聚元号”第十代传人杨福喜赴港参加,港媒广泛报道,引起轰动。

  2006年,杨文通因癌症去世。2007年,“聚元号”弓箭成为第一批列入应予保护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聚元号”弓箭技艺传承还面临着困难,杨福喜说,自己只从父亲手中学了八成手艺,父亲从爷爷那里也只学了八成。不过,一直困扰杨福喜的下一代传人问题似乎得到解决,杨福喜开始教儿子杨燚学习弓箭制作。

  现在,杨福喜每年都有完不成的订单,而远在韩国、匈牙利的弓箭制作者则对“聚元号”弓箭的低价提出抗议,杨福喜被迫提高了价格。

  然而,由于产品特殊,杨福喜到工商局办不了营业执照,经营场地无从解决,现在租来的院落只是权宜之计。(浊江)




  • 上一篇:哈尔滨民间艺人再现女真古老火绘画

  • 下一篇:鹰市口和鹰不得不说的故事
  • 【字体: 】【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走近你,我的满族【中国90后少数民族
    赵书先生新作——满族是一个伟大的民
    抢救满族文化遗产 我们责无旁贷
    吉林:满族说部保护见成效
    治疗癫痫痛风定片官方脱发治疗湿疹痛风病人的饮食癫痫症状白发痛风的症状及治疗方法痛风十八味痛风不能吃什么牛皮癣症状治闲灵价格脱发的治疗药治疗痛风的偏方痛风十八味治疗痛风如何治疗湿疹中药治疗痛风湿疹防治手册牛皮癣的症状以及治疗癫痫药牛皮癣的治疗方法痛风症状精乌片痛风定片治疗痛风癫痫的各种症状癫痫治疗药如何治疗痛风治疗湿疹的药品治疗痛风的方法五花茶颗粒中药治疗脱发痛风的治疗手册牛皮癣的各种症状癫痫如何治疗痛风吃什么好治疗湿疹的最好方法脱发怎么办治疗白发脱发的症状以及治疗方法精乌片治疗脱发五花茶颗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