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历史>清代>
海螺号,豪吹沈阳三百年
海螺号,豪吹沈阳三百年
作者:黄世明
文章来源:辽沈晚报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0-01-04 23:09
★★★
 


图为西藏班禅喇嘛向乾隆皇帝进贡的白色右旋螺。

  具体是哪一天,没有人记得太清了,沈阳城突然响起一阵怪异的声音。那声音浑厚、低沉,古韵十足,似乎来自很荒远的地方。

  每当这种声音响起,沈阳城总有事情发生,而且这些事情往往都会在历史上划出一些或深或浅、或明或暗的痕迹。

  这个声音与一个人有关,与一个民族有关,也与一个地域的文化有关。

  海螺号曾经是冲锋号

  吹出那种雄浑声音的就是我们都见识过的海螺,只不过比一般的海螺要粗要长,镶金嵌银的,看着像个神品。

  沈阳故宫博物院藏有七套、十件这样的海螺,其中多数为白色或花色的天然海螺,有的浑然天成,古朴无华,有的制作讲究,螺口、外匝镶铜,螺体上嵌有精美的各色料石。

  毫无疑问,海螺号是满族人普遍使用的传统器物。历史上,它最常用的场合是战争,其作用就像现代军队使用的军号。努尔哈赤创建八旗军,平日为民,战时为兵,靠的就是海螺来指挥调动。 1623年四月初九,努尔哈赤颁布命令,明确规定:汗门树纛(旗),有官职的到汗门集合;树红纛并吹海螺,是有敌兵来犯,旗民披甲执兵(兵器),去各自村头等候。

  不知为什么,现在一些表现清八旗军战争场面的电影电视剧,很少听到海螺号的声音。其实,在后金和清初的战争中,海螺号是战争的重要组成。八旗兵只要听到这种悠长雄浑的螺号声,潜藏在身体中的豪野、蛮勇和杀气都被激发出来,和着螺号声,催马挥刀,嗷嗷叫着冲向敌阵。有人做过比较,现代的军号,声音是在头上响,而螺号声却是在地上滚。任你多少人在厮喊,你总能感觉到地面在脚下颤动,像雷像鼓似的敲击着你的心,使你轻易卸不下心头那口气。当年清兵与明军作战,大部分情况下兵力处于劣势。但螺号一响,八旗兵的眼睛就红了,明军的腿就软了。有些与清军作过战的人,多年后想起这种螺号声,还心有余悸,描述说,感觉就像是鬼来了。

  清朝入主中原后,随着对汉文化的接受,逐渐放弃了早期使用的一些器物。到了清中期,战争中已经听不到螺号声。海螺更多的是用在祭天仪式和一些隆重的典礼上,纵使与战争有关,也只是在出征和凯旋时,礼仪式地吹一吹。

  史料记载,到乾隆年间,海螺已由最初的军器、随后的礼器升级为神器。西藏班禅喇嘛曾向乾隆皇帝进贡了一个白色右旋螺,被乾隆皇帝封为“定风之宝”。 1786年,台湾天地会起义反清,乾隆派大军前去平乱。出征前,乾隆把白色右旋螺赐给领兵统帅,期望这个“定风之宝”能保佑大军平安地渡过台湾海峡,顺利凯旋。尽管海螺是被供奉在匣子里,但毕竟是事隔多少年,海螺又一次参加了清军的战争。

  盛京吹城再闻海螺号

  当年的盛京城,有一个在全国独一无二的风景线——吹城。

  所谓吹城,是指每年阴历的二月初一到十五、八月初一到十五,盛京官方举办的大规模活动。活动的主要内容是给旗民发放钱粮,类似于今天发工资的日子。只不过清朝统治者把吹城看成是昭显民族尊贵、强调满家特权的活动。因此,极尽渲染、奢华,每次都搞得隆重、热闹,不惜靡费,很像现在有些地方为昭显地方特色而搞的什么什么节。

  吹城中使用的最重要的器具就是海螺,这种海螺不是特殊制作的,应该就是过去军中使用的。只不过到了吹城手的家里,被装饰得更精美,也被保管得更仔细。

  如果把吹城手算作一种职业,那应该是中国从业人数最少的职业。全中国只有八个吹城手,都在盛京。清廷最初选择吹城手是非常严格的,他必须是本旗中有战功或有威望的人。吹城手可以世袭,承袭的后人不要求有战功,但必须品行端正,没有劣迹。所以,当即将故去的吹城手把海螺郑重地传给后人时,也等于把维护家族荣誉的责任托付给了后人。

  现存的史料中,有关盛京吹城的记载只有寥寥数笔。但就这寥寥数笔,也不难窥见当时的盛况。

  吹城一般都是在早晨进行,当钟鼓楼报响了五更,盛京城里的各级官员、八旗显贵便开始陆续向各个城门处集中。当时盛京的满八旗都有自己的领地,八个城门正好分属八旗。按方位,两黄旗在北,两红旗在东,两白旗在西,两蓝旗在南。吹城时,各旗向本旗所在的城楼处集中。

  关于吹城的进行时间,史料上没有记载。分析一下,应该是辰时,也就是上午七点至九点。阴历二八月的辰时是个很让人心情舒畅的时间段,朝阳初起,清风徐徐,不冷不热,且人们经过一夜的休息,正是精力旺盛时,做什么事都有精神头。

  城楼上没有过多的装饰,只是重新油饰一遍,四周城垛插了很多旗幡,随风招展,猎猎作声。吹城手就站在城楼上匾额的上方处,面向城里大街。他的右边是本旗旗主,身后则是本旗的各级文武官员和旗中显贵,吹城时的城楼相当于后世的观礼台,站在这里的人是要讲身份讲资格的。

  时辰一到,八个城楼同时响起清冽的海螺号。但见八个吹城手华衣丽冠,面色庄重,右手持螺,左手掐腰,运足底气,鼓腮豪吹。浑厚、嘹亮的海螺号高起低走,回响在盛京城的大街小巷。顿时,盛京城静了下来,鸡不叫了,狗不咬了,旗亭卖浆者、烹茶进曲者也都不嚷了、不唱了,只听螺号声在晴空丽日下肆无忌惮地伸展、扩展、铺展,演示出一种舍我其谁、至高无上的声波和气势。

  随着螺号声,盛京城的大街小巷里涌出了人流。这人流基本上以家为组成单位,男的推着车或挑着担,女的挎着篮,或捧着筐,一家人着新衣新裤,满面喜色,走得不疾不徐。遇有熟人,快活地打着招呼,声音明显是高了八度,带着夸张,带着炫耀。这是盛京城里的满族人最风光的日子,虽然表面看,不过是推车挑担领钱粮,但实际上,他们要领的不是粮也不是钱,是一种体面,一种荣耀,一种别的族人可望而不可即的特权。而且,就第一天来讲,有相当一大部分人是领不到钱粮的,他们领钱的日子排在后几天。但他们仍然要出来,也要推上车或挑上担,也要带上家人,他们享受的是一种氛围,一种感觉,一种很令人舒服的感觉。盛京城井字街旁围满了看热闹的人,这些人不在旗,城楼上发放的钱粮没有他们的份,他们只能看热闹。有的商家还在门口弄两个大头人或两只狮子助兴,反正满族人有钱了,也等于他们有钱了,他们开的饭店、铺子、赌场、茶楼,挣的就是满族人的钱。吹城过后,这些铺面都会兴旺一阵子。满族人的钱来得容易,花得也敞亮。总之,有钱的日子总是让人高兴的。

  吹城在每年春秋各进行一次,每次半个月,但只有第一天最热闹,像个节日。其余十四天就是发放钱粮,实打实的,按顺序领,等旗人都领完了,吹城也就结束了。

  海螺号也是乌鸦的集结号

  吹城中还有一项重要的内容,必不可少的,那就是饲鸦。

  乌鸦是满族人信奉的神鸟,满族家居中都有索伦杆子,上置锡斗或木斗,斗中放置粮食、碎肉,乌鸦可随到随吃。关于满族人尊崇乌鸦有一个几乎被锁定了的说法,那就是乌鸦救过努尔哈赤的命。说努尔哈赤被明军追杀,走投无路之时,是乌鸦落到了他的身上,使努尔哈赤逃过一劫,最后才有了大清的一统天下。所以,努尔哈赤将乌鸦封为神鸟,谕满族人世代供奉之。这个说法在满族人执政时是没有人敢怀疑的,怀疑它就等于怀疑皇帝真命天子的来历。其实,稍作考证,便可以看出这个说法是站不住脚的。早在努尔哈赤统一女真部落前很多年,满族人就有了立索伦杆的习惯。在满族人信奉的神话传说中,树是长在人世间离天界最近的物体,而飞鸟则是在神人之间传递信息的天使。所以,人们在自己的家中立起木杆,象征着对天神的靠近,而装着粮肉的锡斗则是给神鸟的供台,希望神鸟吃了供奉,能上天言好事,多带神的旨意到人间来。这种习俗普遍为满族人接受时,努尔哈赤应该还没有出世。至于为什么后来出现乌鸦救主的神话,看看中国历史上各位帝王有关出世的神奇传说,答案也就有了。

  吹城时的螺号并不是一直在吹,当满族人推车挑担地来到城门处,开始喜滋滋地领取钱粮时,螺号声就停了。大约在时辰进行到一半,也就是现在的时间八点钟时,螺号又吹响了。这螺号应该与开始的螺号有所不同,因为它是专门吹给乌鸦听的,是乌鸦们已经听习惯了的集结号,肯定有着特殊的节奏与音调。

  于是,中国历史上只有此时此地才能见到的奇妙景观就在盛京城出现了。随着螺号声,数不清的乌鸦从四面八方漫天飞来,向着方城,向着故宫一带集中。地面上的人群发出一阵阵的欢呼声,声震天宇。史料记载,盛京吹城时,附近各县的乌鸦都应召而来,最多时有几十万只,飞起来遮天蔽日。这话有些夸张,但十万八万还是能有的。那个时候,故宫的房顶、周围的大树、民居都落满了乌鸦,看上去,像蒙上了一层薄若蝉翼的黑绸。关于这种罕见的奇景,《清稗类钞》中曾有过传神的描写:“……翔者、栖者、啄食者、梳羽者,振翼肃飞,飞鸣哑哑,数千百万,宫殿之屋顶楼头,几为之满。 ”

  盛京城设有掌管鸦粮的专员,粮肉均有定律。饲鸦的地点是在故宫的西墙外空地上,也就是现在刘老根大舞台斜对面的地方,一条狭长的空地,像是一张硕大的餐桌。人们把煮熟的精米饭掺上瘦肉丁,天女散花似的播撒在空地上。乌鸦立刻像一片片黑云从天上、从树上、从故宫的房顶飞落而至,叼欢啄乐,大快朵颐。

  据老一辈人说,盛京城的乌鸦也是有组织的,谁住在城南,谁归属城西,那是一点也不能乱来的。吹城时,乌鸦们的表现也验证了这一点。故宫西墙处只有狭长的一条,充其量也就能容纳千八百只乌鸦。若是十几万甚至几十万乌鸦一同落下来,抢吃小肉饭,恐怕也得发生人类间经常发生的拥挤踩踏的悲剧。整个饲鸦期间,乌鸦们就像有一个统一指挥者,这个指挥者也许是乌鸦中的警察,也许是乌鸦中的酋长,总之是只聪明的乌鸦有权威的乌鸦。在它的调动指挥下,一批乌鸦飞下来,刚好盖满那片空地,不疏不密,不松不紧,一阵闷头紧吃,待吃得差不多了,这批乌鸦飞起,另一批乌鸦落下,那种衔接就像是现代机场中的飞机起落,很有节奏,也很有科学性。

  饱餐后的乌鸦并没有马上飞离城区,它们或停留在故宫附近的屋顶和大树上,三五成群,翩翩起舞,或拉成大队,在空中往来盘旋。猜想,这时候乌鸦的叫声与往常是不一样的,尤其是上万只吃饱喝足的乌鸦怀着感恩的心一起啼叫,应该叫得很舒畅,很欢愉。

  吹城日是乌鸦的狂欢节,乌鸦们尽情地吃、尽情地玩,只是有一点做得不大讲究,十几万只乌鸦,想拉就拉,想在哪儿拉就在哪儿拉,给人感觉就像是下阵雨,隔一会儿噼里啪啦下来一片,弄得满城都是白花花的鸟屎,污浊的气味,三五日不散。

  清廷退位之后,盛京城再也没有举办过吹城和类似的纯民族活动,海螺号彻底退出了历史舞台。

  如今,曾有过辉煌经历的海螺号幸存于世的已没有多少,关于吹城的记忆也只剩下了乌鸦。在沈阳中山公园一带,现在还能看到几百上千只乌鸦在空中盘旋,似乎仍在固执地等待着那久违了的集结号。

  前些日子,北京的一次拍卖会上,有一只大海螺被人以两千万的高价买走。无缘得见,不知是不是吹城用过的海螺。不过,从价值来看,很有可能是那只被乾隆皇帝封为“定风之宝”的极品右旋螺。

  □黄世明




  • 上一篇:清代东北赫哲等族娶“皇姑”制度及历史作用

  • 下一篇:南有云南白药,北有沈阳红药
  • 【字体: 】【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被遗忘“光荣革命”——评《立宪时刻
    岫岩八旗的记忆-清中后期本八旗学堂
    康熙皇帝:不修长城修“关系”
    治疗癫痫痛风定片官方脱发治疗湿疹痛风病人的饮食癫痫症状白发痛风的症状及治疗方法痛风十八味痛风不能吃什么牛皮癣症状治闲灵价格脱发的治疗药治疗痛风的偏方痛风十八味治疗痛风如何治疗湿疹中药治疗痛风湿疹防治手册牛皮癣的症状以及治疗癫痫药牛皮癣的治疗方法痛风症状精乌片痛风定片治疗痛风癫痫的各种症状癫痫治疗药如何治疗痛风治疗湿疹的药品治疗痛风的方法五花茶颗粒中药治疗脱发痛风的治疗手册牛皮癣的各种症状癫痫如何治疗痛风吃什么好治疗湿疹的最好方法脱发怎么办治疗白发脱发的症状以及治疗方法精乌片治疗脱发五花茶颗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