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历史>清代>
东珠,我的欢歌我的泪
东珠,我的欢歌我的泪
作者:马业文
文章来源:未知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1-05-18 19:36
★★★

 
用东珠装饰的皇冠。

 


 

朝珠。

  春水漂着浮冰,男子赤身潜入水中,妇女儿童用尖锥剖开蚌壳,一颗晶莹剔透的东珠出现眼前,女真人一阵欢呼……

  珍珠球是满族体育游戏,深受广大满族群众喜爱,已列入多届全国少数民族运动会。珍珠球玩法简单,却妙趣横生。在一块长28米、宽15米的场地上,分成虚拟的水区、封锁区和得分区。双方各有3名选手,在虚拟的“水区”里抢夺珍珠球,得球后任意传、投、拍、滚动,以让手持抄网的本方队员(1人)在本方得分区里采(网住)到“珍珠”。

  而另一方的2名执蛤蚌形球拍的选手,则奋力封、挡、夹、按,加以防守,不让对方网住“珍珠”而得分。赛起来,热烈而精彩……

  珍珠球游戏所表现的,正是当年东北女真先民们采集珍珠时愉快劳动场面。东北所产的珍珠,因产地而得名东珠,一向被认为是关东的特产,其珍贵程度,远在我们引以为骄傲的“东北三宝”——人参、貂皮、乌拉草之上。

  可悲的是,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东珠和它的珠母却因其珍贵而遭到种种坎坷,直至灭绝。一串故事,实在是令人扼腕欷。

  珍珠的历史源远流长

  珍珠也称真珠,古时谓之蠙(pín)珠。生于某些蛤蚌类体内,分海水珍珠和淡水珍珠两种,装饰和药用价值极高。取蚌剖珠,在我国已有相当长的历史。

  春秋时孔子编选的《尚书·夏书·禹贡》篇里,就有了关于蠙珠的记载。我国东北地区的采珠活动,应不晚于宋、辽时代,《辽史·食货志下》中,从靺鞨、于厥征收的贡品清单里,就有了蛤珠,也就是后来的北珠,再后来的东珠。

  包括东珠在内的珍珠,在很长时间内来源于大自然里的蚌类,但不是所有蚌类都会生珠,能生珠的珠蚌也不是每个里都有珠。合浦还珠的成语,就透露出早在东汉时期,盛产海水珍珠的广西合浦,就曾因过度捕捞而使资源一度枯竭。产于大自然的珍珠,量很小。而珍珠的用途又越来越广,势必造成珍珠更加稀缺贵重。

  宋代始,就有了淡水珍珠的人工养殖,不过只在南方,不大普及,规模也小。海水珍珠的人工养殖,在百余年前,才为日人御木本幸在从中国传去淡水人工养殖经验的基础上,试验十余年方得成功,但封锁极严。

  我国直到1962年,才自主试养成功,转入规模生产,珍珠方才进入寻常百姓家。

  色若淡金者为珠中之王

  东珠,具体产于今吉林、黑龙江两省东北部的松花江、乌苏里江、黑龙江下游及其支流中,是一种淡水珍珠。

  这种珍珠晶莹透彻,圆润巨大,最大者直径可达半寸。其中色若淡金者尤贵,颇具珠中王者之像。人说,东珠难得,淡金东珠尤难得。

  最早采集东珠者,是居住在南起松花江上游、北至瑷珲、东到牡丹江广大地区内的女真各个部落。

  当时正处于采集和渔猎历史阶段的女真人认为东珠是老天的恩赐,因而,视东珠为光明和幸福的象征。采集东珠,就成了女真人的主要劳作,也是他们维持生计的主要来源。

  偶得一颗便欢天喜地

  每年农历四月到八月,是采集东珠的季节。此时,女真人的男女老少,都参与采珠。他们成群结队,带着干粮,乘坐独木舟,来到河岔幽谷。选好地点后,青壮年男子赤着身子潜入水中,捞取河蚌。一般情况下,一个人一口气扎入深水中,能捞到一二十个河蚌。这样,几次下水,箩筐里的蚌就装满了。采蚌人把筐送到岸上,便穿上衣服,坐在岸边一边烤火,一边喝酒,暖暖几乎冻僵的身子。早春东北的河水刚刚解冻,水还是很冰人的。这时,守在岸上的妇女和儿童便围拢上来,用类似锥子的东西把河蚌一一剖开,寻找珍珠。大自然的河蚌,可不是每个里都有珍珠,有时一连敲开几十个、上百个,也不得一颗珠。偶尓得到一颗,女真人便发出一阵欢呼,又唱又舞,感谢神灵赐予。然后,小心翼翼地把珠放进鱼皮袋或桦皮盒里存放,相当于我们现在在存折中又存进一笔钱。这种捕捞,虽艰苦,却充满欢乐和希望,颇带一点天趣。

  一年的采集,如果获得丰收,女真人就会在结束采集后的八月十五,全族人聚在一起,跳起独特的萨满舞,以为庆贺。同时也会跳起模仿采珠情景的原始舞蹈,这便是今天珍珠球游戏的雏形。

  契丹人逼女真人下冰河采珠

  珍贵的东珠对于女真人来说,其实是一柄双刃剑。采珠给他们带来财富带来欢乐的同时,也带来了深重的灾难。

  历史上,白山黑水间的女真各部落,曾在契丹族建立的辽国的统治下生活了200余年。而东珠,就成了契丹贵族横征暴敛的主要物产之一。如辽末代荒淫无度的天祚帝,早春到女真部落去度“春捺钵”(游猎、野营)。此时,河水尚未解冻,契丹人便强迫女真人凿开冰封的江河,为他们下水捕捞河蚌,剥取新鲜的东珠。契丹人在岸上温暖的帐篷里花天酒地,而采珠的女真人则往往冻死冰下,有去无回……

  这也成了女真人在首领阿骨打率领下,奋起推翻契丹人统治的动因之一。

  东珠在清朝成了至宝

  经历金、元、明三朝,入清以后,河蚌这种无脊椎动物越捕越少,采捕起来已十分艰难,而偏偏清朝统治者对东珠的需求又分外加强了。

  朝珠是清朝君臣朝服上必须佩戴的珠串,所用的珍珠就是产自满族发源地的东北。朝珠是大清王朝的独创,翻遍二十四史,以前历朝历代都没有这种规矩。其实,这种独创颇有“侵权盗版”之嫌,因为朝珠与出现更早的僧侣项下的佛珠样式相同,珠数相等,也是一百零八颗。不同的是,僧人的佛珠是念经用的,可以用来计数诵读经文的遍数。而朝珠除了表示隆重、威严、尊贵外,至今尚无人发现其有任何实际用途。只说它的108颗的数字,是表示一年12个月、24节气、72候(古时5天为一候)之总和。

  当时,凡文官五品、武官四品以上,及翰林中书科道、侍卫等官,参加朝会时皆得佩戴朝珠。皇帝和群臣所用的朝珠,在材质上,有着极其严格的区分。《清史稿·志七十八·舆服二》说:皇帝的朝珠“用东珠一百有八……大典礼御之。 ”同时还披露,皇帝、后妃、亲王、皇子,公、侯、伯、子、男爵等的冠、带上,也要饰以东珠,皇帝朝冠用15颗,皇太子用14颗。大臣中,什么级别用多少东珠都有严格的限制,绝对不许滥用。

  东珠的好运加深了它的厄运

  原本是珍珠的一个品种、在珠类世界里并不排在前面的东珠,一下子被推到至高无上的地位,似乎是交了好运,岂知恰加深了它的厄运。

  清廷一方面严禁民间采集,于“康熙二十年题准:宁古塔乌拉人在禁河内……偷采东珠者,照偷人参例,为首者拟绞监候,为从者枷两月,鞭一百。 ”(见光绪《大清会典事例》)绞监候,这是死罪呀,够严厉了。

  同时,清廷实行东珠垄断性官采,设立为宫廷采捕贡品的专门机构“打牲乌拉”,又名“布特哈乌拉”。具体任务是“夏取珠,秋取参,冬取貂皮”,总管衙门在今吉林市东的乌拉城。“打牲乌拉”开始由盛京内务府管辖,后归宁古塔将军监督管理。其总管级别很高,初定为六品,后升格为正四品、正三品。下除各级管理人员外,有打牲丁四千余人,打牲范围五百余里。打牲丁里有一部分人是专采东珠的,其时共设64处采珠河口,远达黑龙江、乌苏里江。采集东珠的基层组织叫珠轩,共有94个,每珠轩有打牲丁13—14人,后增至30人。每珠轩每年须上缴东珠16颗,完不成任务要受到严厉的惩罚。

  采集东珠的打牲丁,半是差役半是奴隶,最初由当地居民和附近的边民组成,后来也有流人子弟和无籍(没户口)的流民(闯关东者)加入。他们使用的还是老祖宗传下来的采捕法,但已没有了女真先人采捕时那种愉快氛围。

  当时的《永吉县志》就说:“珠罕而难求,往往易数河而不得一蚌,聚蚌盈舟而不产一珠。 ”采珠的打牲丁倍加艰辛,他们“一人驶船江心用篙撑稳,复执长杆缘船身至水底,捕者裸体抱杆,闭息深入,身伏水底,左臂抱杆,右手扪蚌,得则口衔,缘杆而上,置蚌舟中,三次易入,趋岸,爇火烤之,驱寒免疾。日夕,领队同众聚蚌剖脊,解壳得珠,置净水碗中,少许,纳诸印袋(上级制定专供装珠并盖有官印的纸袋),封固注明,按日如此。 ”这种操作,与柳宗元笔下的“捕蛇者”日子十分相似,虽无蛇口丧生之忧,却有溺水而亡之虑。

  史载:到雍正时,已很难采到东珠,“偶有所获,颗粒甚小,多不堪用”。东珠与产东珠的河蚌灭绝,比把它们奉为至宝的清王朝被推翻更早些。

  前文曾谈到淡水珍珠的人工养殖,在宋代,在中国的南方就已经出现。可惜未被北方民族学到,眼睁睁让一个珍贵的物种,在地球上消失了。

  一串朝珠拍卖六千万港元

  看珍珠球比赛,回顾东北先民采珠的历史,不论民采、官采,一代关东名珠已殇。尤怨福临(顺治)、玄烨(康熙)、胤禛(雍正)们吗?他们的统治智商再高,要那时的他们就有环保意识,就懂得保护资源,也是不现实的,况且,他们又非采集东珠的始作俑者。我们还应当看到,他们是耗尽了东珠,但也非主观地给我们留下了宝贵的文化与遗产。

  2010年4月8日,香港苏富比拍卖行,要拍卖一串清朝18世纪御制东珠朝珠。这件大清国的王权象征,曾经挂在某位至高无上的皇帝脖子上的超级大项链,由108颗“色若淡金”的上等东珠串成,另有4颗颜色、质料相异的大珠,串在每两个27颗东珠之间,把珠串分成四个等份,称为“结珠”。最上那颗结珠为葫芦形,称之为“佛头”,并用黄丝绦系上宝石饰品,垂在身后,称为“背云”。垂于胸前椭圆形朝珠两侧,还挂有3支如小穗般的绿松石小串,右1、左2,不对称悬挂,称为“计捻”,每串两组10枚绿松石,共30枚,表示一个月的30天。确实豪华、高贵,名不虚传。拍卖开始,在10分钟内,叫价61次,便以6000万港元的天价,落槌成交,让人咋舌。

  笔者所以写这篇短文,只是想与读者共同回顾围绕东珠采集、征贡、缴纳、制成朝珠的独特风情;重温一次我们关东家乡的广袤与多彩,并让它成为一面小小的镜子……失去的无法追回,现有的别再丢掉!

  下期预告:上厕所点灯笼、敲木槌,居所后院比前院高,夏天住北炕,冬天住南炕……

  请看下期:盛京皇宫寝居揭秘

  由本报和辽宁教育出版社合作,将“摆渡辽河”刊发文章结集成书,即将上市,敬请关注。

  □马业文




  • 上一篇:反满非目的 辛亥革命中也曾有满族志士献身

  • 下一篇:民国时的八旗子弟有多惨?败尽家产饥寒而死
  • 【字体: 】【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被遗忘“光荣革命”——评《立宪时刻
    岫岩八旗的记忆-清中后期本八旗学堂
    康熙皇帝:不修长城修“关系”
    治疗癫痫痛风定片官方脱发治疗湿疹痛风病人的饮食癫痫症状白发痛风的症状及治疗方法痛风十八味痛风不能吃什么牛皮癣症状治闲灵价格脱发的治疗药治疗痛风的偏方痛风十八味治疗痛风如何治疗湿疹中药治疗痛风湿疹防治手册牛皮癣的症状以及治疗癫痫药牛皮癣的治疗方法痛风症状精乌片痛风定片治疗痛风癫痫的各种症状癫痫治疗药如何治疗痛风治疗湿疹的药品治疗痛风的方法五花茶颗粒中药治疗脱发痛风的治疗手册牛皮癣的各种症状癫痫如何治疗痛风吃什么好治疗湿疹的最好方法脱发怎么办治疗白发脱发的症状以及治疗方法精乌片治疗脱发五花茶颗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