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历史>清代>
满城尽是“黄白红蓝”
满城尽是“黄白红蓝”
作者:有字天书
文章来源:未知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1-05-26 18:14
★★★

 

  京郊巴园子村的巴氏族谱,这一族祖上是镶黄旗。本报记者 尹亚飞 摄


镶蓝旗军服


正黄旗军服


正白旗军服


正蓝旗军服


镶红旗军服


正红旗军服


镶黄旗军服


镶白旗军服


香山健锐营演武厅。健锐营又称健锐云梯营、飞虎健锐云梯营,是清八旗禁卫军中一支具有特种部队性质的部队,建立于清朝乾隆年间,最终于1911年随着清政府及八旗制度的灭亡而消失。


据介绍,八旗分布依据了五行相生相克的原则。东方属木,金克木,金为白色,所以正白、镶白驻扎东城,西方属金,火克金,火为红色,所以正红、镶红二旗驻扎西城。其他各旗也是按五行相克的说法确定地方,正黄、镶黄二旗驻扎北城,正蓝、镶黄二旗驻南城。(八旗区域分布制图依据“清北京乾隆15年地图”,图中八旗旗帜及军服摄于沈阳故宫) 新京报制图/郭宇


南苑机场曾是清代驻兵之处,有南苑神机营驻地。

 满族崇尚黄、白、红、蓝

  八面旗,无论是旗主还是排序,都涉及到一个问题,旗色。南开大学历史学院教授杜家骥认为,清代八旗的旗色,始终存在两种,一种是集社会、政治、军事、生产等职能为一体的固山的标志———旗色。另一种是纯军事组织如各种特种兵、兵营、军的标志———旗色。旗的排序,以及如何色配与哪个旗主之固山做标志旗色,与对各色的崇尚程度有关。

  努尔哈赤时期已有尚黄的传统,人民大学清史所张永江称,这可能受到汉族礼制的影响。明末,努尔哈赤多次朝贡,目睹明朝重大典礼都是皇帝“设黄麾仗”,皇帝衮服“玄衣黄裳”,所以他也以黄色为其仪制中的尊贵标志,他出征时,出兵的仪仗是“汗张黄盖……敲锣鼓而行”。举行祭天仪式,也是“执黄盖”。可见,黄色已被定为尊贵的等级性颜色。

  早期满族还有崇尚白色的习俗,女真人在服装的色彩上“俗好衣白”,在具有政治意义的礼制中也是如此,皇太极与诸贝勒迎接来投附的巴林部蒙古族,便是“汗及诸贝勒俱服白朝衣,骑白马。”满族大臣娶汉族女子用“九白”聘礼,同时它还是高规格的礼品。此后的清入关直到清末,满族王公府第和皇宫中的春联,也是白色。夏仁虎在《旧京琐记》中称,“色皆用白……盖祖制也。”张永江称,满族礼制的尚色习俗,按照其崇尚程度及所体现的等次,可以排列为:黄、白、红、蓝。这在政治生活中有不少表现。例如尊崇皇族并用以区别异姓的腰带标志,皇族近支———宗室,用黄带子。皇族远支———觉罗,用红带子。异姓若系腰带,不能僭用黄、红两色,可以系蓝带。皇族没有白色腰带,可能是当时满族已生活在汉族居住的辽沈地区,白腰带类似汉族丧服腰带。贵族官员区别等级地位的帽顶,高等级用红宝石顶,次之就用蓝宝石顶。

  内城生活曾有旗俗色彩

  1703年,耶稣会士洪若翰的一封信中写道:“北京由两个城组成,第一个是满人城,皇帝的宫殿在该城中央,第二个是汉人城,两座城彼此相连。”清朝入关后,强令北京内城汉官汉民迁往外城,在城内强行实施旗、民分城居住制。当时的北京城,仍然保持明朝多次重建后的面貌。经过顺治年间的大规模清理,原来在内城居住的汉人无论官民都一律迁居外城,金启孮在《北京的满族》中介绍,当时的搬迁费是每间房给银四两,按时价不少,搬迁时间是一年。凡是住在衙门内和看守仓库的都不搬,寺庙也不搬。

  北京市社科院历史所所长吴建雍解释,这就是清入关后,为了人数较少的八旗军队有效地控制全国广大地区,采取的“居重驭轻”重点配置的政策。北京是统治的中心,也是八旗驻扎的重点。以后基于镇戍地方的需要,陆续将一部分旗兵派往各地驻防,于是形成了“禁旅八旗”和“驻防八旗”的区别。八旗不仅是满族,北京内城的旗人社会虽然有满洲、蒙古、汉军的区别,但他们在服饰等方面完全“满化”,这也是被耶稣会士洪若翰称为满城的基本原因。内城则成为清朝皇室和八旗王公贵族、官兵聚居的区域,或称八旗分管的军事城市。

  按照军事组织分区管理城市,皇城外是有八旗驻扎的大城。大城的八旗称为“禁旅八旗”,又称“京旗”,从四面拱卫皇城。张永江介绍,八旗的分布,是依据五行相生相克的原则确定的。东方属木,金克木,金为白色,所以正白、镶白驻扎东城,西方属金,火克金,火为红色,所以正红、镶红二旗驻扎西城。其他各旗也是按五行相克的说法确定地方,正黄、镶黄二旗驻扎北城,正蓝、镶黄二旗驻南城。皇城中线分左右两翼,东部四旗为左翼,西部四旗为右翼。

  内城是旗人居住的区域,生活习俗也具有旗俗色彩。内外城的房屋式样明显不同。震钧《天咫偶闻》卷十说,外城房式近于南方,庭宇湫隘,内城则院落宽阔,屋宇高宏。因为内城诸宅,多是明代勋戚旧址,清廷入京后,八旗王公贵族互相攀比仿效,以致屋宇日华。兵丁住宅也有异于居民。八旗营房,分旗建筑,地极宽阔。《八旗通志初集》中称,顺治初年圈占内城民房拨给八旗官兵,规定一品官给房二十间,以下递减至八品官给房三间。当时内城民居多为小四合院,在同一院落中居住着若干户旗民,彼此形成密切的邻里关系。各旗的营房建设也有类似规制,例如左安门内原来建有蓝旗大营房,矮屋排列井然有序,北房居多,皆用黄松木料,三五间成一院落,供旗兵小家庭使用。一般来说,街巷横平竖直,成棋盘状。

  八旗步兵负责京城治安

  吴建雍介绍,禁旅八旗的基层军事单位称为“汛”,汛下面设栅栏和堆拨。在汛、栅栏、堆拨执勤的是八旗步军营。汛的设立以皇城为界,分内外两区。每汛设步军十二人,均按照地接防守稽查。夜晚有巡视,每个汛设立更筹(古代夜间报更用的计时竹签,借指时间),从初更开始,上下汛之间往来传送到黎明。栅栏和堆拨遍布内城,是基层执勤单位,起着维护治安、缉捕盗贼、防范火灾的作用。康熙年间的《万寿盛典图》可以看到,栅栏一般都设在大街两旁的胡同入口,早开晚闭。堆拨(又称堆子)通常设在闹市旁边,有执勤班房,房间内放着条凳,墙上有弓箭,门外还插着枪。

  每座栅栏设立步军三人。按《八旗通志初集》记载:城内起更后,栅栏关闭,自王以下官民人等,不得任意往来。步军校等,分定街道,轮班值宿;步军副尉等仍然来回巡逻。兵部不时差官查验。若栅栏不行关闭,官兵旷班及不支更者,步军副尉一并议处。另外,对夜间有特殊情况,例如丧事、生产生病的旗人,也制定了严格的呈报制度。在堆拨执勤的八旗步甲,俗称为“堆子兵”,是八旗兵中地位最低、收入最少的兵种。条件稍好的旗人都不愿当步兵,一般步兵也都是旗下的奴仆或者抱养的民人后代。

  清初北京内城的警备体系相当严格。按照《八旗通志初集》记录,各个街巷胡同都有步兵负责维持治安。他上面是步军校,负责若干胡同。遇到有治安问题,步军校呈报协尉,转报步军统领衙门。步军在城内的职能近似于现代治安警察。北京城是作为军事大本营来配置旗兵,后来城市的军事属性逐渐减弱,但是驻防区划沿袭不改,直到清末。旗人与民人分城而居的制度,旗人的主体是满人,民人的主体是汉人,这也导致了城市功能的变化,消费主体在内城,但是消费市场却在外城。康熙三十一年(1692年),荷兰人伊台斯来京拜谒清廷后记述说,住在北京城内的大部分是鞑靼人(旗人),汉人必须住在外城和关厢,那里有最大的市场和店铺。

  (本文亦参考刘小萌著《清代北京旗人社会》、阎崇年主编《满学研究》等)

  ■ 溯源

  八旗:清始祖努尔哈赤在统一女真各部时,随着统一战争的需要产生八旗制度。据《满文老档》记载:“聪睿恭敬汗将收集众多之国人,尽行清点,均匀排列,每三百丁编一牛录,牛录设额真一人、牛录额真下设代子二人、章京四人、村拨什库四人。将三百男丁以四章京之分编塔坦,无论做何事,往何地,四塔坦的人按班轮值,其同工、同差、同行走。”努尔哈赤将五牛录组成一个甲喇,由五个甲喇组成一个固山,即旗。

  清《高皇帝实录》中记载:“初设有四旗,旗以纯色为别,曰黄曰红曰蓝曰白,至是添设四旗,参用其色镶之,共为八旗。”以八种不同形式的旗帜为标志。八旗制度中的最高组织形式,八旗制度建立之初,兼有军事、行政和生产三方面职能。清朝入关后,强令北京内城汉官汉民迁往外城,在城内强行实施旗、民分城居住制。皇城外是有八旗驻扎的大城,八旗从四面拱卫皇城。另外,旗人与民人分城而居,也导致了城市功能的变化。

  ■ 八旗研究

  圆明园有京旗外三营

  ●尹钧科,北京市社科院研究员

  从清康熙二十九年(1690年)正式营建畅春园起,北京西郊一带皇家行宫苑囿“三山五园”也成为皇城之外的一个政治中心。为了确保皇家园林的安全,雍正皇帝在圆明园周围部署了圆明园护卫营,乾隆皇帝在静宜园东侧部署了健锐营。圆明园护军营八个旗中的六个(正白、镶白、正黄、镶黄、正红、镶红)沿圆明园北部一线驻扎,其他两旗正蓝、镶蓝分别驻扎在东面和南面,圆明园护卫营的各旗营房旁侧均配有小教场。健锐营八旗营房分别位于群山脚下,从南往北依次为各旗营房,健锐营各营房没有小教场,只有一个健锐营八旗教场———团城演武场。健锐营是由参加了征金川战争的军队,得胜回来之后组建的。征金川战争后带回了当地番人,编为番子营,番子营与健锐营一同位于香山脚下。另外还有火器营,火器营最初驻防在北京城内,由满蒙八旗兵丁组成,是皇帝守卫扈从的一部分。营兵专职制造炮弹、枪药和各种火器。平时也演练弓箭枪炮技术等。八旗兵分驻城内四方,每个旗都配有一部分火器营兵,操演起来十分不便。乾隆年间,将火器营营兵组成建制调到北京西郊蓝靛厂一带。圆明园护卫营、健锐营和火器营,因为在城外,称为京旗外三营。作为三山五园的八旗军事防卫体系不仅负责该区的军事安全,同时也构成了三山五园整体景观的一部分。

  八旗旗色与排列各有讲究

  ●张永江,人民大学清史所

  清初八旗的旗色和排列位次,并非是一种简单的形式。而是有政治方面的内容,几次引发政治事件。皇太极即位之初,便进行了一次以两白旗、两黄互易旗色为形式的改旗,通过改旗,皇太极领导的由原来的白色旗变为黄色旗,目的是让所领旗的黄色,符合自己为汗的身份,所领旗排位最前,提高自己在诸旗主尤其是几大贝勒旗主中的地位。而阿济格、多尔衮、多铎三兄弟所领的两黄旗就变为了两白旗。后来,逐渐形成了皇帝领镶黄、正黄、正白,称为“上三旗”,诸王领其他五旗,称为“下五旗”。由于中央集权的进一步强化,诸王旗权的削弱乃至消失,下五旗完全中央集权化,以旗色配旗主长幼之序、以旗主长幼之序决定所领旗之排列位次也成为历史。下五旗各旗之间的排列次序也不再具有政治意义,因为旗序导致的政治事件也就没有了。八旗之间仅存“上三”、“下五”两个等次,八旗旗色和排位,也只有两个黄旗及仅次于它的正白旗,以其上三旗排位,体现了皇权不可侵犯。上三旗的最高等级旗色和排位,一直到清朝结束。

  ■ 八旗生活

  民国满族集会以八旗名义开

  京旗本由满蒙汉八旗成员组成,在20世纪二三十年代,还不叫满族某某会,通称为八旗某某会议。清代的满、蒙、汉八旗,在辛亥革命以后,极端困苦的年代里,早没有满蒙汉的分别,彼此都看做是命运相同的自己人。八旗蒙古因为不会说蒙古话,风俗习惯又不同于满俗,与蒙古各部已有非常大的差异。蒙古各部、旗的蒙古族,根本不承认他们是蒙古人,而指斥他们是蛮子。汉军由于举止、言行、风俗习惯甚至妇女的衣装发式,多年来已同于满洲,与汉人差别较大。特别是在北京,即使不承认是旗人,冒充汉人,也一看便知,冒充不了。民国十七年(1928年)后,在机关学校里,都曾被人嗤之以鼻。只有少数汉军大官僚,又在民国任新官者,曾设法销除旗档。可是有人在报纸上、在著作中谈到他们时仍托出“老底”———某某,汉军某旗人。弄得他们啼笑皆非。至于一般八旗汉军,从思想感情、生活实际的要求,都与八旗满洲一模一样。最终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只好向八旗满洲靠拢,共同寻求生活的出路。当时一切群众性满族团体,都容纳八旗蒙古和八旗汉军的加入,他们彼此之间一向不强调民族,何况那个时候户口上也没有民族一栏要去填写。

  20年代满族群众集会多是以八旗名义召开,那是八旗开会商讨生计问题,是北洋政府允许的事。

  ——摘自金启孮《北京的满族》

  本版采写/本报记者 曹燕 本版摄影/本报记者 李飞(除署名外)




  • 上一篇:雅克萨战役后篇:清代八旗兵中的俄罗斯人

  • 下一篇:寻找北京原住民:北京市井民生相
  • 【字体: 】【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被遗忘“光荣革命”——评《立宪时刻
    岫岩八旗的记忆-清中后期本八旗学堂
    康熙皇帝:不修长城修“关系”
    治疗癫痫痛风定片官方脱发治疗湿疹痛风病人的饮食癫痫症状白发痛风的症状及治疗方法痛风十八味痛风不能吃什么牛皮癣症状治闲灵价格脱发的治疗药治疗痛风的偏方痛风十八味治疗痛风如何治疗湿疹中药治疗痛风湿疹防治手册牛皮癣的症状以及治疗癫痫药牛皮癣的治疗方法痛风症状精乌片痛风定片治疗痛风癫痫的各种症状癫痫治疗药如何治疗痛风治疗湿疹的药品治疗痛风的方法五花茶颗粒中药治疗脱发痛风的治疗手册牛皮癣的各种症状癫痫如何治疗痛风吃什么好治疗湿疹的最好方法脱发怎么办治疗白发脱发的症状以及治疗方法精乌片治疗脱发五花茶颗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