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历史>清代>
寻找北京原住民:北京市井民生相
寻找北京原住民:北京市井民生相
作者:有字天书
文章来源:未知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1-08-01 16:20
★★★

 在理论的层面上,今天的北京,并不存在“原住民”或“土著”。我借用了这两个概念,而最后要说明的就是,我无法找到北京“原住民”、北京“土著”,因为他们生活在我无法分割的北京层层叠叠积淀起来的历史之中。
酒吧街里的金都遗民 
今天的木樨地以南,有个地方叫会城门。我无数次经过这里,在林立的楼群中没有发现任何的城门遗迹。然而,北京作为中国封建王朝统治中心的历史,正是从有了会城门开始的。1153年,金主海陵王完颜亮迁都燕京,改为中都,屈指一算,今年刚好850年。850年,还会有完颜家族的后裔生活在北京吗?在文津出版社的《辽金史论集》(五)中记载了完颜在京家族的世系表,其中最后一世是“椿万”。向冯其利先生请教后,竟然得知“椿万”正是完颜氏的后裔王椿万,而且冯先生帮助我联系到了王老,他今年67岁,住在三里屯朝阳教委的宿舍。 
三里屯酒吧一条街在白天全然没有了喧哗,槐花铺满了雨后的人行道。这里的安静也是一种充满现代感的安静,只是灯红酒绿的小小间歇。我无法想象在这条街上能找到北京850年前建都初始金人的后裔,也无法把王椿万这个名字与完颜氏联系起来。按事先问好的地址,我在街上转悠了20分钟,但无数的酒吧迷惑了我,最终还是王老亲自出来找到了我。 
其实就是一墙之隔。 
王椿万的名片背面赫然印着“金世宗二十八世孙(完颜氏)”。“王”也同样是满文“完颜”的汉译。与我想象不同的是,王老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年轻得多,谦和周到。讲述完颜氏历史的时候,王老的烟很勤,在五六根“中南海”下去以后,他帮助我厘清了完颜家族在北京的历史。 
满族女真之后,前金时皇族是完颜氏,清朝皇族则为爱新觉罗氏。宋金议和时以淮河大散关为界,南边属南宋,北边属金朝,金朝比南宋盛,南宋则向金称臣。随后海陵王完颜亮迁都燕京,建设了中都。1161年完彦雍废黜海陵王登基,成为金世宗。金中都的建立也就是王老的家族进入北京的开始。但中都的繁华转眼化为灰烬。1215年,蒙古骑兵攻入中都,一把大火,宫阙万间化成烟云。中都城随即复名燕京。因为元朝的兴起,完颜守祥东归金人发源地长白山,被后人称为东归一世。王老20岁生日时,父亲为他作诗“八百年前帝子家,天兴末年返天涯”,讲的就是这一段历史。从这里算起,王老排为东归二十六世。以后,东归十四世鲁克素归附努尔哈赤,编为镶黄旗。吴三贵请清兵入关时,完颜氏“从龙入关”,再次进入北京。作为金朝皇族,完颜家族受到清朝历代皇帝的格外重视。经历了一系列显赫的外放作官后,到道光年间,从东归二十二世麟庆时,完颜氏便一直定居北京,直到王老这一代。 
完颜氏在北京的老宅就是位于亮果厂、名噪京华的半亩园,这里是他的曾祖崇厚从大戏曲家和诗人李渔手中买下的。但王老没有感受过半亩园小巧玲珑的楼轩台榭和小桥流水间的夹石作瀑,以后完颜氏搬到了汪家胡同,盖了寸园。王老就出生在寸园,一直到13岁。那时王老被称为少爷,而且按照满人习俗,后来有同辈人结婚,就升为了六爷。童年的记忆非常深刻:楼台殿阁、有山有水,297间房,王老父亲哥四个,一家一个四合院。而寸园的东院是一个大花园,有月牙河、影堂,东院大厅前是七间小厅,出门就可以攀上楼阁,还有竹房、水座上的四角厅,相当曲折……解放后一两年,寸园很便宜地被海军买走了。经过几十年的变迁,寸园已经不复存在,王老无比惋惜:“盖了楼了!”

但家族给予王老更多的是开明的思想。曾祖崇厚与李鸿章、奕忻、张之洞共办洋务的经历使他的家族更加新派,学习外国的东西比较多。“我们这一支最大的特点就是打破了很多满族的习俗,我们很尊祖,但决不再是满口‘吱喳着是’”。从王老的父辈起,他们的家族就是单传,王老兄妹四人,就他一个男孩;而王老的儿子王昊,也只有一个女孩。“没有考虑过家族传承的问题吗?”我问王老。王老对上五年级的孙女王轩显然十分疼爱:“我和儿子都没有这个思想,我还偏重比较喜欢女孩。” 

王老每周都要去看和妹妹住在一起的母亲。他向南穿过酒吧街,走不远就可以坐上701路公共汽车直达玉海园。也许这就是天意,元世祖忽必烈的后裔博亚的家也在玉海园。 







找不到的“原住民” 

从王老家出来,我寻找北京“原住民”的历程就暂时划上了一个句号。在辽代或者更加久远的年代里,无论北京是汉族与其他民族的共同居住地还是少数民族的聚居地,都会有他们的后人在这片土地上繁衍生存至今;在已经过世的石继昌先生的著述中,曾经记载了耶律阿保机的后人在北京的情况,但随着老人们的相继离世,历史传承的断裂,我们已经无法找到他们的后人。 

但我并没有失望的感觉。也许今天会有他们的后人看到我们的文章,会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如果是这样,那将是我们寻访北京“原住民”最精彩的结局。 

我忽然很想再看看寻找钱家时走过的胡同。过了紧挨薛家湾胡同的北桥湾街,我漫无目的地在胡同中穿行,其间的生活气息很亲切。只不过10多分钟,我就到了熟悉的鲜鱼口,从这里我就知道怎么去大栅栏了。到张一元买了半斤六安瓜片后,我吃了小肠陈的卤煮,路过梅园乳品店,又有我最喜欢的当天制成的鲜奶酪。我心满意足地望着前门牌楼,感觉我是真正的北京人。一个熟悉北京,接受北京的人,无论他来自何方;同时,北京也包容了他、容纳了他。那么,他当然就是一个北京人。 

最后,我必须要做的是澄清概念。在寻访北京“原住民”的过程中,我发现很少有学者对这个话题进行研究,最后发现是因为我犯了一个无知的错误。在今天,无论是“原住民”还是“土著”,都有其特定的意义。联合国原住民问题常设论坛秘书处对原住民的定义是:“指原先生活在某一地区、但被后来者征服的当地居民。尽管这些居民依然在当地保存着自己的特有文化,但他们在社会经济和其它方面都继续面临种种歧视。”而对于“土著人”,国际法上尚不存在任何普遍接受的定义。联合国土著人口工作组为工作便利给“土著人”下了一个相当长的工作定义,主要内容是:“土著社会、土著人和土著民族是指承认他们自己是被征服的领土上原始居民的后裔,他们自己认为他们与主流社会是不同的,他们要根据自己的文化形式、社会机构和法律制度将祖先的领土及族类特性维护、发展并世代相传,他们要保持祖先的土地、文化、语言等的历史延续。”

因此,在理论的层面上,今天的北京,并不存在“原住民”或“土著”。我借用了这两个概念,而最后要说明的就是,我无法找到北京“原住民”、北京“土著”,因为他们生活在我无法分割的北京层层叠叠积淀起来的历史之中。 (本文来源:华夏地理。 )

 




  • 上一篇:满城尽是“黄白红蓝”

  • 下一篇:“满族故里”——抚顺历史资源的垄断性和唯一性
  • 【字体: 】【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被遗忘“光荣革命”——评《立宪时刻
    岫岩八旗的记忆-清中后期本八旗学堂
    康熙皇帝:不修长城修“关系”
    治疗癫痫痛风定片官方脱发治疗湿疹痛风病人的饮食癫痫症状白发痛风的症状及治疗方法痛风十八味痛风不能吃什么牛皮癣症状治闲灵价格脱发的治疗药治疗痛风的偏方痛风十八味治疗痛风如何治疗湿疹中药治疗痛风湿疹防治手册牛皮癣的症状以及治疗癫痫药牛皮癣的治疗方法痛风症状精乌片痛风定片治疗痛风癫痫的各种症状癫痫治疗药如何治疗痛风治疗湿疹的药品治疗痛风的方法五花茶颗粒中药治疗脱发痛风的治疗手册牛皮癣的各种症状癫痫如何治疗痛风吃什么好治疗湿疹的最好方法脱发怎么办治疗白发脱发的症状以及治疗方法精乌片治疗脱发五花茶颗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