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民俗>风俗>
满族祖上规矩多 吃饭时儿媳妇门口伺候
满族祖上规矩多 吃饭时儿媳妇门口伺候
作者:城市晚报
文章来源:城市晚报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1-12-02 13:23
★★★
满族祖上规矩多吃饭时儿媳妇门口伺候
政府积极保护满族文化
“嘎拉哈”这个名字源自满语
魁府是乌拉街现存的古文化建筑之一
乌拉街上一私人古玩店有不少满族物件
 

  满族村 依稀又闻满语声

  在吉林省档案馆,存有万件珍贵的满文文档,但由于满语人才的匮乏,这些文档始终未能被翻译成汉文,实现其价值。满语面临断档的窘境。消逝的满语虽然难寻踪迹,但吉林市龙潭区乌拉街满族镇,作为满族发祥地之一,全国知名的满族文化历史古镇,如今,这个小镇正努力捡拾几千年前的文化印记,悄悄崛起。在民族文化方面,乌拉街满族镇有着保持较完整的满族民俗文化、萨满文化,有满族秧歌队、萨满舞专业表演、鹰猎习俗表演、满族说部表演、满族剪纸等专业表演队伍。以乌拉火锅、满族八大碗为代表的餐饮文化成为满族餐饮文化的发源地之一。在民俗传承上,依然坚守着。

  吉林市龙潭区乌拉街满族镇韩屯,是中国满族文化的最后一批遗存地之一,100多名瓜尔佳氏家族后裔在那里生活着。那里的人们怎样生活?是否还有满语的痕迹?11月24日,记者走进韩屯,去调查“瓜尔佳氏”后裔们的生活现状。

  与许多历史和“老礼儿”一样,满语在这里被遗忘。10多年前,村里最后一名懂满语的老人关佰荣弥留的那一天深夜,他那一套传男不传女的满文古书也离奇失踪。

 

 

  乌拉街最后一名满语者的离世

  11月24日,在乌拉街满族镇办公室主任郭明宏陪同下,记者来到韩屯。一个个红砖院套,一排排近几年流行起来的彩钢屋顶,偶尔出现的穿着暗色羽绒服的村民。郭明宏说,经过百余年的变迁,这里已经找不到满族文化遗存的痕迹了,但幸运的是,“瓜尔佳氏”100多名后裔,仍以家族的形式在这里生活。

  在路边与几位居民搭讪,他们大多姓“关”,有的名字中间为“佰”字,有的则是简短的两个字。得知记者来意,他们笑笑说,“瓜尔佳氏?不用找了,那指的就是我们老关家。”村民们指向一座宽敞的院套说,“去找关利延吧,他是曾经的村主任,族上的事没人比他更清楚。”

  村上还有人会说满语吗?大家对满语了解多少?“早就没有啦,现在没有一个人懂满语了。”46岁的关利延记得,早些年村上曾有两人懂满语,一个是早已去世的关振远老人,活到现在该有100多岁了,还有一位叫“关佰荣”,能说也能看懂满语,“刚要让他教孩子们满语,他就没了,乌拉街满语也跟着消失了。”关利延长叹一口气。

  清朝中期,从关家第一辈祖先来到这里,已经经历了200多年的变迁。12年前,关利延还是村主任,75岁的族人关佰荣是最后会说满语的人,因为患癌去世。有人撬开他准备教满语的教室后窗户,偷走了他留下的几本满文古书。

  “我后悔啊,看他病重,好几次想跟他说把书捐出来,留着以后教孩子满文,就是没好意思开口,现在好了,啥都没了。”关利延说,这事始终让他有种对不起祖宗的感觉,更让他觉得可悲的是,“想和他们说声对不起,也憋不出来一句他们能听懂的话了”。 

  只活在传说中的记忆

  如今,在关家人的仓房里,仍能找到几副落了厚厚一层灰的渔具。村副书记赵云启说,打鱼是满族人传统生活方式,松花江更成了最大的宝库,黄鱼、胖头、鲤鱼、草鱼都曾是这里的特产,向皇家进贡几百年,直到现在,江里打捞出来的船丁鱼仍是市场上的抢手货。

  关利延记得,30多年前,他们这些小孩没事就喜欢到江边去,那时总有人撒下200多米长的大网,一网下去,收上来的鱼几天都吃不完,打鱼的人就挑最大的一条扔过来,“拿家炖着吃去吧。”关利延也曾是打鱼的好手,拎着鞭子在江边走,瞅准了猛就一鞭子,经常有所收获。

  在整个韩屯,几乎很难再找到任何“文物”了,同为满族后裔的村支部副书记赵云启至今都在心疼30年前卖出的那个胆瓶,“就卖10块钱,现在翻几十倍都不止。”他说,前几年,闭塞的小村总有不少骑自行车收古物的人,大家第一次意识到祖辈留下的“破烂货”还能卖钱,各自回家去找,总能找出来几件,那些小贩总是不慌不忙地等着。

  枕头四方、柜鼻子、铜剪子、铜锁、外面印花的胆瓶……赵云启掐着手指头边算边说,“那时哪家没有几件这些东西,现在可真不好找了。”

  渐渐模糊的“老礼儿”

  跟着那些远去的记忆,同样模糊的,还有曾在祖上被尊崇的“老礼儿”。族内年龄最大的老人,也没有过过一天真正满族人的生活。

  “阿玛”、“额娘”是满族人对父母亲的称呼,但从关利延这一代起,就没这种叫法了,改口叫了“爸”、“妈”。说起祖辈的礼节,关利延和赵云启俩人都乐了,这是他们最津津乐道的话题。

  关利延说,听长辈们说,祖上讲究多、规矩多,包的饺子比现在吃火锅的“珍珠饺”还小,女人不能和男人同桌吃饭,儿媳妇要在门口伺候着。现在饭桌上咋样了?关利延“扑哧”一声乐出来:“一家就那三口人,再分拨吃,吃起来就更没意思了。”赵云启补充道:“有啥好吃的,不也得可着老婆孩子先吃。”

  同样被淡化的还有名字,关利延说,以族谱计算,瓜尔佳氏家族已延续到第14辈,每辈都有字辈,如第十三辈字辈为“佰”,但现实问题是,一个家族成员太多,光“关新”这个名字就重了三个,最后,大家索性也不太注重名字,只要心里知道自己是哪辈的,字辈为哪个字就行了。

  渴望延续的历史使命

  最让关利延骄傲的是,族内的满族秧歌一直受到外界好评,近几年,在镇里的扶持下,他们的演出也逐渐增多起来。关利延还和不少专家、领导都吃过饭,这让他的视野开阔不少,对祖宗的文化也有了更深一层认识。

  每年年三十晚上,族内成员都要到祖宗牌位前祭拜,许下自己下一年的心愿。去年三十晚上,关利延一改往年“保佑丰收、全家平安”的说辞,他默默祈祷,“希望家族更加和睦,把秧歌扭得更出名”。

  关家每隔12年都要举办一次祭祀,祭祀上需要5名“萨满”唱出不同的“神词”。“关佰荣没了,但祭祀万不可丢。”关利延说,后来,大家商量着在族内挑了4个人,再加上关利延,照葫芦画瓢地学习了“神词”中满语的发音,每人死记硬背了两页纸的内容,才把祭祀进行下来。

  “唱的啥意思不知道,大概就是庆丰收的。”关利延说,就像英文歌曲一样,只是能唱得下来。几年前,村里小学并到了镇上的满族小学,开了满语课,看着孩子们作业本上那些奇形怪状的文字,关利延的心里总有股说不出来的舒坦,平静的心也会莫名地升起一丝希望。

  (记者 马晓鹏 实习生 冯超/报道 董竞琦/摄)

  相关新闻  

  吉林市龙潭区乌拉街满族镇是全国知名的满族文化历史古镇

  满族风韵古镇期待崛起

  城市晚报讯 消逝的满语难寻踪迹,但韩屯所在的吉林市龙潭区乌拉街满族镇,却是满族发祥地之一,是全国知名的满族文化历史古镇,如今,这个小镇正努力捡拾几千年前的文化印记,悄悄崛起。

  两项文化遗产申报成为世界档案

  “乌拉街满族镇是满族发祥地之一,已有5000年发展历史。”乌拉街满族镇副镇长张琳说,该地是海西女真四部之一——乌拉部所在地,是东北历史重镇,留下了众多的遗迹、风土人情,留有7处古文化遗址,7处古城和古城遗址,一系列清代建筑群, 200多处文物。其中,两项申报成为世界档案文化遗产,涉及到乌拉街的文化艺术3项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14项列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一直以来,镇政府一直在努力保护这些文化遗产。”张琳介绍,乌拉街满族镇现存的古文化建筑中,有后府、魁府和萨府,年代最久远的要属后府,后府建于1868年,是显赫一时的乌拉总管的私人府邸,历时12年完工,是清代标准的二进四合院结构。

  打民族文化旅游牌

  记者看到,为发展旅游产业,满族镇政府已开始行动,从村屯开始,打造满族特色。“打民族文化牌,发展旅游业是一项长期工程。”张琳说,乌拉街有着久远的渔猎和农耕历史,清朝在此设立打牲乌拉总管衙门,是全国3大贡品基地的东北农副产品供应基地,有260多年的贡品从生产、采集、捕获到储藏、包装、运送的历程,2008年被评为中国历史文化名镇。

  在民族文化方面,乌拉街满族镇有着保持较完整的满族民俗文化、萨满文化,有满族秧歌队、萨满舞专业表演、鹰猎习俗表演、满族说部表演、满族剪纸等专业表演队伍。以乌拉火锅、满族八大碗为代表的餐饮文化成为满族餐饮文化的发源地之一。在民俗传承上,依然坚守着。

  乌拉街满族镇还没有自己的展览馆,唯一能观赏众多满族物件的是在一家私人开办的“奇珍阁”,里面摆了不少清朝时期的铜钱、头饰、床……老板蔡明业是乌拉街的普通居民,这家店已开了5年。近几年,看到相关部门对满族文化的越发重视,蔡明业信心满满,他坚信,用不了几年,乌拉街一定可以发展成全国顶尖的满族文化旅游镇。

  (记者 马晓鹏 实习生 冯超/报道 董竞琦/摄)




  • 上一篇:新疆满族人为何不戴狗皮帽子

  • 下一篇:没有了
  • 【字体: 】【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治疗癫痫痛风定片官方脱发治疗湿疹痛风病人的饮食癫痫症状白发痛风的症状及治疗方法痛风十八味痛风不能吃什么牛皮癣症状治闲灵价格脱发的治疗药治疗痛风的偏方痛风十八味治疗痛风如何治疗湿疹中药治疗痛风湿疹防治手册牛皮癣的症状以及治疗癫痫药牛皮癣的治疗方法痛风症状精乌片痛风定片治疗痛风癫痫的各种症状癫痫治疗药如何治疗痛风治疗湿疹的药品治疗痛风的方法五花茶颗粒中药治疗脱发痛风的治疗手册牛皮癣的各种症状癫痫如何治疗痛风吃什么好治疗湿疹的最好方法脱发怎么办治疗白发脱发的症状以及治疗方法精乌片治疗脱发五花茶颗粒